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黛咪の日记
黛咪の日记

那天,有人正在孙记大庙里面,为了抾除蛀虫吵吵嚷嚷,鬼扯卵蛋穷喳呼之际,俺老梁却按步就班,调出这篇序号第四的'黛咪の日记' ,用心地爬梳覆按,改抹温吞桥段、凝链冗长过场,俾便尽速完稿上传

俺的这篇当年定搞了十九个半chapter的'黛咪の日记' ,此刻犹记俺斯时着实

投注了不少的心力和功夫。

另外,因为怀抱抛砖引玉的胸襟,虽然相当无奈俺却兀自把这篇小说的Ch.1,张贴在这个竞相效尤,专事张贴拷贝而来之简字篇章为能事儿的版面上。

若有兴趣想看续篇的好朋友,烦请转台至隔壁原创栏目上,去续摊点阅俺同步发表之Ch.2。至于缺乏兴趣的,当然就拉倒了呗!

俺会尽力去耕耘播种隔壁那一块,属于冰凉冷板凳儿的原创栏目。那就是,俺前揭所谓抛砖引玉之涵义。

凡是看烦了简字篇章的好朋友们,谨建议你日后改变习惯,拨冗去隔壁的原创栏目溜跶闲逛,换换新口味儿长长新见识。

譬如,你看无论是有线或无线电视,肯定是遥控器不离手,一分钟内就转台了好几回。

老梁会努力地耕耘播种那块原创园地。但是,在历经一个阶段之后,若是兀自瞅不着最起码的发芽茁壮,俺当然不会继续泡蘑菇当傻蛋儿。

*正文↓ 

※黛咪的母亲嬇( ㄏ ㄨ ㄟ ˋ)媚的生活花絮

嬇媚在她居处公寓大厦一楼的接待门厅里,盼到专程过来接她,一起去渡周末的挚友雪芳。她们打过招呼后,就相偕出去搭乘雪芳男朋友,停在马路边正在候驾的休旅车。

? ?? ?那位驾车的绅士,见到两位女士的芳踪现身,就下车伫候在驾驶座的旁边,表达欢迎之意。

雪芳当面为她的姊妹淘引介说, '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王先生…'嬇媚递手给对方招呼道, '久仰,王先生,幸会你!我叫嬇媚,罗嬇媚。' 

'妳好,我叫明伦,我很荣幸认识妳,罗小姐!' 

'让我替你开车!'雪芳插口, '这样,你就可以跟嬇媚在后座,彼此套乎、套乎亲近,明伦。' 

明伦似乎有些放心不下,半自觉的寓目涉览一下他那辆高顶,七人座的大型休旅车说, '这辆车不挺好开咧,阿芳!它只能从车外两边的后照镜……' 

'安啦!你的这辆大车我开过两回,你忘了吗,明伦?'雪芳挥手催趱他们上车说, '而且,我有职业驾照,准保我们的安全无虞。' 

于是乎,明伦就改变心意颔颐同意把车辆交给雪芳驾驶,然后开启客座的车门请嬇媚豋车就座。她乍见车厢里面的布局不同于一般,就跻身在那副沙发式座椅的内侧落座下去。

在后车厢内除了那一组,厚实舒适的双人座沙发以外,在左侧驾驶座后面还有一具迷你型小冰箱兼做小吧台的设备。因此,在后座沙发上安座的乘客,拥有足够的空间安置他们的双腿。

客串驾驶手的雪芳,重新调整好驾驶座的距离,就先启动引擎而回身交代说, '我请明伦在车上,准备了伏特加和樱桃白兰地,都是妳喜欢的口味儿,嬇媚!'??接着,她就缓缓的启动车辆上路。

??'谢谢妳,阿芳…逗阵的!'嬇媚递手给明伦说, '我也要感谢你的窝心,王先生。' 

明伦欢忭畅怀的二度轻握嬇媚友善的手,接着他就动手为她系上了安全带,然后又探身向前,扯出那具在迷你小吧台下方的小凳子,安坐着动问道, '请问罗小姐,要用点儿什么酒品?' 

'呃…我就客随主变,谢谢你,王先生!'

片刻后,明伦和嬇媚就双双在舒适的沙发上,品啜双倍份的樱桃白兰地。嬇媚则又倾盏揄扬主人道, '雪芳好眼光、好机缘,挑三拣四以后,终于交到了王先生这般样好表率的爷们儿。' 

'不敢当、不敢当!'明伦和嬇媚轻搕酒盅子各自呷饮佳酿后,他却直勾勾地捩眼逡睃她的那双在短裙下面,趿着五、六公分酒杯跟的短筒马靴,修长雅致性感的长腿搭碴儿道, '今天明伦幸获拜见令人惊艳的罗小姐,实在荣幸、荣幸。' 

嬇媚动手理一理她的安全带,且有意无意地将她的裙摆掀高一些,然后把双腿摆出一副易于落眼观觑的pose问, '我希望你,会喜欢你所瞅见的这副景象,王先生?' 

'当然…当然!'明伦下意识的去扳正他的领带,却忘记他穿的是休闲T恤,和一条宽松的棉质长裤说, '抱歉…这是阿芳的主意,叫我把西装领带换穿休闲衣裳,罗小姐!' 

'请你不用在意,王先生!'嬇媚使右手接过明伦的酒盅子,交给左手把两只盅子一起搁上在她这一侧的托架上说,'今天是周末,大家何妨放轻松点儿,毋庸拘束自己, Okay!' 

明伦见嬇媚的举措温婉柔善,话语昵声谆谆不禁喜孜孜的托起她的右手,在其手背上轻触喙啄几下说,

'明伦谨遵面谕就是!' 

正在驾车的雪芳,闻知后面的两人情投意合,就借机停车等候红灯之际,回身环伺他们说, '我很高兴你们两位,在邂逅之余就登对儿来电。如此这般,也不枉费我这个作媒拉纤儿的一番热心。' 

'谢谢妳善意的鸡婆,阿芳!'嬇媚随手把她的右手摞上他的左腿腿股上,徐徐的摩挲搋揉道, '阿芳的那位老契兄,下个星期就要回国。所以,凭她跟我长年的交情,由我出面暂时接手填补她,就是我的义务也是责任。如果,你不憎嫌我的年龄。'

嬇媚朝右侧倾身,抄起明伦的右手捂在她衣裳下鼓篷篷的乳峰上。他随手踅摸搋揉她的一双乳峰,又轻手捏塑她的乳球说,'我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因为,我也有了一把的年岁了耶!' 

雪芳抢口说, '年龄不重要,缘分和感情才是关键。明伦虽然已经四十出头,却有二十琅珰岁年青人的能耐。也是上个周末,我和他的ex助理李小姐,一起出海去共渡FFM的欢乐周末。从星期五的晚上,到星期六的天亮,他一共欢泄撒泼了四度。' 

? ?嬇媚欢欢喜喜地,动手卸开她衣衫的纽扣而神会心契的揄扬道, '那的确是不同凡响的杰作。可想而知,你们那一趟的海上三人行假期,肯定逗趣儿来劲儿到不行。' 

'当然、当然!'雪芳骋怀忻愉小心翼翼地驾车前行说, '可是,星期六当天到傍晚,我清楚地记得,明伦又撒欢灌输过五回。当天晚上回家时,我和那位李小姐,难免都有一些腿软筋酥,可是他却依然精神奕奕跩得像个宅神似的。' 

明伦依从嬇媚的心意,顺手摆脱掉她的胸罩,又轻叉拈搓她的超过C罩杯门槛的胸乳,捻捏她的奶咂咂儿说, '请妳甭把我形容仿佛是条色狼,阿芳!免得吓唬了初逢乍见的新朋友。' 

嬇媚在明伦的配合下,旋即递除裙子,仅只保留下她的蕾丝裤衩儿,既而又臂助他脱鞋且褪除掉他的内外两条裤子。她跟着摆脱掉她的安全带,挪身屈膝在他的腿胯间,使右手徐徐的拢拶捋摩,他的那具有大半副势头的凸槌,使左手磨转溜动底下的那一对小虎伥说, '阿芳说的一点儿都不差,王先生果真是有一条出人头地的尊具。' 

'咱俩既然彼此都裸袒相对了,所以,请妳叫我阿伦得了,嬇媚!' 

雪芳从车内后视镜,观动静一番后善意地说, '眼前就是高速公路北上交流道的入口,这个时段的行车流量不算挺大,所以请你们安心啦!'

嬇媚一边摩荡撸管那条兴冲冲的翘杠,一边转盼两侧的车窗后回应道, '劳驾妳开慢点儿得了,逗阵的!反正,这些车窗所贴深色的遮阳纸,根本毋庸耽心被别人偷把窥觑。' 

嬇媚有些讶异者是明伦的那条男根,瞬即就变成一副大大剌剌盛气凌人的模样儿,它还瞠大着一只竖眼睥睨着她的双眼,抑且显出一副亟欲寻衅找碴儿的德性。接着,她又赓续的撸管几下后,那秃厮顶颠的溲眼儿,就涌出了一大滩蛋青般的黏涎。

当明伦的初精正在那颗鸠头上面扩散,尚未淌溢下去之前,嬇媚已然撺舌出去把那些醲稠物括拓入口,披味儿之余再笑纳下肚。其次,她又挢高他的左腿,使劲儿的把他从沙发椅上掀腾起来说,'舔屁眼儿,阿伦!我晓得你挺迷瘾舔过肛门以后再咂鸡羓的嗜好,这是阿芳指点我的窍门儿!' 

明伦踟蹰了片刻,跟着就摆出一个不甚雅观却挺轻松的pose,以大约四十五度角的方向,向嬇媚耸撅出他的屁股。她也跟着稍稍侧身使她的面颊,衬贴着明伦的腚尖子,徐徐的偎晃厮抹他的,明显是经常做运动与跑健身房所致,饶富韧性又具有洒脱阳刚模样儿的屁股。

嬇媚旋即从托架上取盏,呷饮少许樱桃白兰地噙纳在嘴巴里,然后又使双手捭开明伦的腚颊,致令他的颜色紫绛形态健康的胐子眼儿,露馅儿出来眨呀眨的,对盼着她的一双大眼睛,仿佛是在期待她的青睐与呵护。

浸染在明伦那款郁而不醲,炯非俗品古龙水氛围的嬇媚,旋即掬嘴构陷揢进他的夹股,使嘴唇裹住他的肛门外缘的那道肉毂轮圈,再潠出她在嘴巴里所积贮的佳酿,一径的呲进他的体内。

当然,那些酒汁有一部分外溢涓滴下来,可是却被嬇媚即时的掉舌涮拭卷撩消化入口。她持续淅沥、淅沥,扮着她的津唾括拓捖摩明伦的股沟子,反覆徜徉盘踅唯恐遗落一个细微的小阁落。

那种酒汁、涎末儿和古龙水合成的特殊风致,似乎是刺激了嬇媚敏感的味蕾,催趱她更进一步地,举舌去扪拭抿拓那道担当护卫者的肉箍子,当她卷撩擗掠过好一番之余,然后又使一根小手指,掖进那处臀眼技巧地挎弄了几下,促使那些酒汁外溢出来,她却又扳僵她的舌芯子,驱策它去扡挑拱钻,琢摩打撺他的腚窟的内层部份。

嬇媚举舌,一边祭出她觅缝打眼精湛钻窋的好能耐,一边又啧啧有声的把樱桃白兰地的余沥吮吸入口,不见一滴浸染上沙发面子上。

明伦随口大加揄扬道, '妳真行,嬇媚!妳是绰趣爷们儿的总班头。' 

嬇媚趁间支使明伦辉复坐姿,又把两盅子的余酒倾在一盏,用以漱一漱、涮一涮她的口腔,再委身跪踞在他的腿胯间,拈持着那条毬朝天肉橛子的柄根处说, '咂鸡羓,我的爷!'她再毫无准备动作下,随手把那粗顸顸、勃腾腾的雄具,一口深嘬到她的口腔深处,只在那颗鳗尖子触及她嗓子眼儿时,稍稍止顿了一秒钟。

明伦掐气缓息落眼厮觑一瞥,只见嬇媚的口唇受阻于她自己的两根手指,其余的八十%俱皆消失了踪影。她借用鼻道换换气,又把那榷把儿释出一截儿,然后再祭出一记高难度的深喉咙伎俩,瞬即把那肉骨垛囫囵擫抐到它的柄根处。

'嗯…好,好耶…'明伦不自主地紧搐拢缩他在袜子里的脚指头,抑且捩眼左顾右盼,果然没瞅到一点儿他的命根子。不过,他却瞩目到自己的体毛,有些扎进了她的鼻道,也有一些蹿进了她的口唇。

嬇媚跟着再接再厉,一鼓作气把那鸡羓深喉咙了六、七下,每一棒都是彻头彻尾的深喉咙。虽然,她的口活儿十分的了得,却也无法完全遏制本能排斥的反射作用,致使她被激荡出两行稍许的泪湿。

在后续的将近十分钟内,嬇媚反而以泡磨菇的手腕子,挨挨蹭蹭拖沓延迟她的好能耐,让明伦顶瘾膺受到不行,最后才催趱出他乐不可支的爆浆迸溅人汁儿。

在驾车的雪芳则适时地撂话说, '咱们马上就要离开高速公路,然后再二十几顶多是三十分钟后,就会抵达明伦的海滨别墅。' 

※黛咪写日记

在周五当天下午,黛咪和要好的女同学缇娜,双双参加过啦啦队例行的训练后,就返回各自的女生宿舍去打点更衣。缇娜随口提醒黛咪, '一个小时以后,咱俩在宿舍的大门口再见,妳要准时唷,阿咪!' 

'Okay…我一定会准时,大小姐!' 

黛咪回到她的宿舍先行沐浴一番后,就拎出她的日记簿,趴在她的双人床在上层的铺位上,搦笔开始撰写她的日记。

亲爱的日记:

对不起!我因为这两天忙得很,所以没时间招呼你。

其实,我今天也挺忙乎的,刚刚才结束啦啦队例行的周末训练课目。回头还要跟我铁杆儿的好哥门儿缇娜,一起去她的家里共渡周末。她的义父干爹贾保罗先生,前天才打国外回来。那天,他才刚出机场,就打电话给缇娜和我,约我俩今天傍晚去他家聚会。

亲爱的日记你当然知道,去贾先生家里渡周末,就等于是去欢渡无拘无束的小型性欢乐派对。我上一次跟贾爸爸一起燕昵欢爱,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的过去式,所以我很企盼今晚的约会。

当然,今晚跟缇娜逗阵去赴贾爸爸的约会,事先已经获得了我妈的点头同意。

? ?提到我妈嬇媚,我就衷心地为她高兴。因为,她今晚也有一场约会。她所约会的对象,是同她的有香火缘,结拜过的洪雪芳阿姨的男朋友。因为洪阿姨是谁的小三儿,我妈说洪阿姨把她也牵扯进去,是要替洪阿姨分忧代劳。

我妈起码不是有夫之妇。我认为她的生活圈太小,我挺希望她有机会能突破现状,拓展她的接触面,改善她的人际关系。所以,我要衷心的预祝我妈的周末假期愉快。

Okay,亲爱的日记,今天就到此搁笔!我要开始妆点穿衣,免得耽误了和缇娜约定的时间,拜拜!

一零四年四月十日星期五

※黛咪与缇娜相偕赴约会

黛咪与缇娜相偕离开校区后,就在约定的7-11附近,搭上缇娜在别校念研究所的男朋友,林茂德开来接驾的宾士车。茂德是一个半工半读的学生,那辆名车是他先骑摩托车,去贾府专程开过来的。

? ?三个年轻人,于车上笑谈风生之际汇入了高速公路,在车行半个小时后又转进连结市郊的道路,在二十分钟后就抵达了贾先生在郊区'公爵山庄'内,透天厝三层楼的别墅式的华宅。

? ?那位具有东西双方血胤的贾保罗先生,以及他的红发洋妞小三儿伴侣梅丽莎小姐,殷勤可亲地在大厅的门口,将三位年轻人迓接欢迎进入到大厅里面。男主人保罗,自然是神怡气爽眼迷眉开的展开双臂,挽引着缇娜和黛咪在长发上促膝坐定。

那位身量中上,约莫一百六十八公分,浑身只裹着一件黑纱罩衫的丽莎,晃荡着她的大胸脯,拉着茂德在转角的另一副长沙发上一起落座。

保罗旋即笑盈盈的,使左手搋摩缇娜在半截休闲裤下面的腿帮子,又使右手扪摸着黛咪在牛仔裤里面的腿股说, '我出国以后天天在思念的,就是我的宝贝儿缇娜和黛咪,妳们这一对儿甜心小美眉。' 

那一对年轻的姝丽,登即掬嘴撮唇引颈分别在保罗两侧的面颊上呜咂一番。在左侧坐的缇娜伸右手,掖进他养父的那件对襟罩袍中,踅摸搋揉他的胸腹说, '我也在思念你,亲爱的爹地!' 

黛咪却侧身,挢臂使右手轻触挠搔保罗的胡渣子说,'我也是!我也在萦思巴想你,亲爱的贾爸!' 

保罗欢欢喜喜的攀搭着双姝的肩胛说,'今天妳们的贾爸,要跟妳们两个小乖乖,分享我的一个喜悦……'

在保罗的示意下,梅丽莎就把一张预置崭新的国民身份证,递交给缇娜说, '妳们的爹地,今天盼到了巴望了好些年的这个最爱。'俟得黛咪也过目了那张崭新的身分证件之余,保罗则喜孜孜的说,'为了这张意义不凡的证件,我要请大家跟我一起喝一杯,Okay!' 

缇娜当即伫立起来说, '让我去斟酒。黛咪,我看妳还是喝妳的红酒?' 

'我已经十九岁半了!'黛咪把双手叉腰说, '今天,为了分享贾爸赏心乐事的欢悦,我要破例分享跟你们一样的烈酒。反正,即使是我的妈妈,我想她也会体谅我一番。' 

缇娜当即从善如流的回应道, 'Okay,我也会给妳一杯波本威士忌,阿咪!反正,我们是在贾爸的家里头,只要我们不吭声料也无妨。' 

俟得缇娜抽腿离开去吧台斟酒后,保罗却趁间把一大、一中的两只,预置在沙发上精致的购物纸袋,提交出示给黛咪说, '这是我这一趟带回来,送给妳们两个美眉的一些礼物。' 

黛咪当面从那只大型的袋子里,拈出分别裹在包装袋内,四套比基尼泳装,以及四套蕾丝女用内衣。她先挑拣了一套泳装,既而又把另外那只袋子里的礼物,一一的掏了出来。

原来,那些礼物却是两件较大型,塑料半透明具相当有韧性的假阳具,以及三只中型硬质者。还有几瓶人工润滑液,几管牙膏形式的润滑剂。另外,还有一具约莫有四十来公分长,所谓'两头忙'可弯折的双头玩具。

黛咪从包装匣内,拈出一具大型的玩具,敁敪一下它的长度和份量,跟着又笑盈盈地撮唇在其龟首上喙啄呜咂了一下。因为缇娜折返来送酒,黛咪才搁下她中意的泳装和玩具。

在场三女两男的五个人,旋即一起倾盏欢饮了一些佳酿。然后,担任梅丽莎长期普通话家教,经常在贾家出入的茂德就趁间强调说, '今天的皮萨晚餐,还差生菜沙拉和蛤蛎浓汤没有准备好。所以,我要暂时告退去厨房,耽搁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才能开晚饭。'

俟得茂德和丽莎相偕离开后,黛咪登即搁下酒杯重拾她的泳装和玩具,又撺怂缇娜说, '妳也挑一套比基尼,娜娜!让我们一起穿起来,然后让贾爸开开心、养养眼,Okay!' 

'当然,妳說的算,阿咪!'缇娜旋即挑挑拣拣,选定了一套她最中意的三点式泳装。

在保罗的臂助下,缇娜和黛咪,很快地就把她们身上的衣裳,当面旋剥干净到光嘟嘟的,除了她们的棉袜以外。可是,她们却不忙于换穿泳装,而克意在保罗触手可及的跟前,炫耀她们冶艳鲜莹的胴体。

保罗兴兴头头的,挢起双手去踅摸抟搦黛咪的C罩杯,以及缇娜B罩杯的胸乳。接着,他又欢喜惬意的把左手从缇娜的乳峰上,滑落到她圆活浮凸的美臋上面扑撤揉撋,体验她青春活泼的温馨。

同时,保罗又把她的右手一径的掖进黛咪的腿裆,去掏摸她细致的精肉罅剌,搋摩捻弄她毛毧毧的阴阜说,'我才一个半月不见我的一双小乖乖,妳们却益发的性感成熟了不少耶!' 

保罗旋即使双手把双姝兜拢一块,又扒住她们的屁股,然后引颈掬嘴在分别在她们胯岔处,曼妙的琼葩酒窝上啧啧有声的呜咂厮抹不已,他的亲昵的举措自然是招惹出双姝一遍吃吃( ㄐ ㄧ ˊ)的倩笑和腾闪蠕动。

忽然,在长沙发角落的衣裤堆置处,发出行动电话来电的讯号。黛咪率先反应道, '那是妳的手机,不是我的,娜娜!' 

'晚安,我是缇娜…妳好,教练!' 

'…………' 

'Okay,请妳先关机给我最多十分钟,然后我会回妳的电话,张教练!' 

缇娜搁下她的手机,趋近保罗攒劲儿的把他拽起来,随手掀脱掉他的罩袍,又取代他的位置落座下去,然后动手把他的裤衩儿掀脱到双膝下,然后把那条气汹汹紫威威,毛毛腾腾即将冲到极限的肉拐棍儿拈持在手,引颈撮唇在它的秃厮上以及茎干上面上下亲吻喙啄,再把那颗龟首掖进口中唅吮嘬吸一番。

'爹地…抱歉。我要暂时回我的房间,去回应我们啦啦校队张教练有关的讨论议题。反正,阿咪会留下来奉陪你,咱们回头晚餐再见!' 

'妳去吧…乖乖的娜娜!不要匆匆忙忙,事缓则圆啦!' 

Ch.1END??后续请看Ch.2 

*跋语

老美色文网站的美语色情篇章,描述无论是儿女针对后母或继父,抑或是随父母再婚而结合成的继兄、继妹,还有小姨子跟姊夫……等等之间,无血胤连结关系之双方或多方的性爱故事,通通归类为与具有血缘关系者同类之: incest范畴内。

有哪么严重吗?

偏偏,老美的真实社会或色情小说里,却无干爹+干闺女,干娘+干儿子等等有关的对称名词儿。

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儿,你们老美没有,咱老梁则有。

俺要借此特别声明一点,这篇小说上日记落款的日期,是俺朝后倒推了三年,以符合目今的年月日。

例行公事儿:I hope you enjoy it, thank you! 

本章原创小说台湾梁叟发表于中华民国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正申之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