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校長生涯
我的校長生涯

2002年8月份。參加完這一屆高中生的畢業典禮,我很欣慰的走回我的校長辦公室,手?拿著一份畢業生高考的成績統計表:全校4個畢業班有160餘人,其中清華18人,北大21人,其他重點院校80餘人,普通院校30餘人。這份表是多少個高中學校校長夢寐以求的成績單啊,我站在教學樓的最高一層,感覺到無比的驕傲,也感覺到自己努力付出的欣慰,也為這些努力學習的孩子感到他們的快樂。 

我的辦公室安排在教學樓的最高一層,麵積很大,基本占了整層樓,這是副校長和書記的安排,為了顯示我在學校?至高無上的地位和權力。教育局的領導來學校視察的時候,曾經說過我的辦公室超過了縣長,局長,甚至市長省長,但是他們卻無法批評我,因為我的學校每年都能交出讓他們臉上增光的成績單來。由於成績好,局?作為重點單位,我們學校經過幾次擴建,已經成為縣?第一大的中學,擁有教職員工100餘人,並且增加了初中部,明年也要增加小學部,成為縣?甚至市?唯一的擁有小學,初中,高中的學校。 

我從窗口望下去,看著樓下小廣場上依然喧鬧的這幫18,9歲的孩子們,我不禁回想起我的19歲…… 

第01章我的畢業 

1960年夏天,我高中畢業了。是驕陽市最好的高中,最好的成績,我沒有參加高考,因為我的出身不好,參加了也沒有意義,加上家?條件也很差,為了早些工作補充家?的收入,我參加了工作。由於我的成績好,我被我的老師推薦到縣?一所中學當老師,於是我離開了城市,到了小縣城滿懷激情的參加了工作。 

結果還沒有等我的激情釋放出來,文革那個紅色的年代就到來了,學校完全停課了,校長被打倒,校革委會主席是原來的鍋爐工,我出身不好,被剝奪了教師的資格,成為了鍋爐工。每個月拿全校教職工最低的工資14塊錢,每個月給家?寄回去10元,剩下4元維持生活,不對,隻能是維持生命,因為這4元錢隻夠確保自己不被餓死。 

第02章我的婚姻 

我結婚了,我嫁給了我的老婆,其實我嫁給了我的丈母娘,原因是我的丈母娘是學校食堂的主任,一個不認識幾個字的胖大嫂,她是一個相當聰明的鄉下婦女,她充滿智慧的頭腦和善良的心,讓她沒有嫌棄我出身和貧寒,把自己獨生女兒嫁給了我。 

我還記得我和我老婆第一次單獨見麵的情景:快到春節了,外麵下著鵝毛大雪,地凍天寒,我沒有上班,躲在我溫暖如春的宿舍?(我是鍋爐工,可以偷些煤炭來生爐子取暖)妄想用溫暖抵抗饑惡。如玉的到來,宛若天使一般,她手?的飯盒,讓她肥胖的身軀顯得那麼的苗條,凍的通紅的臉蛋,宛若塗著胭脂,粗壯的眉毛下晶瑩的眼睛閃閃的,真是漂亮。我驚詫於她的到來,因為我們之前隻是認識,知道她在食堂工作,她媽媽是食堂的主任,並沒有怎麼說過話。當時也沒有意識到這就是很和我相伴一生的老婆。隻知道她的名字叫做如玉。 

我看著她,她略帶嬌羞的說:「我媽看你沒有來吃午飯,就讓我送些過來給你,是李主任(革委會主任,原鍋爐工)他們要吃餃子,我媽媽他們就多包了幾個,給你送幾個來嚐嚐。」我的目光一直集中在她手?的飯盒上,那?是餃子!我沒有客氣就接過來,打開飯盒,?邊是30個熱氣騰騰的餃子,我記得很清楚30個,因為是我一個一個數著吃了下去,如玉一直看著我吃,給我剝蒜,給我再飯盒蓋?加了些醋,一直默默的陪我吃完。然後收拾好飯盒,衝我嘻嘻笑著問好吃麼。我已經幸福的說不出話來了,使勁點頭。 

第二天,我去食堂吃飯,如玉在食堂?給大家打飯,我笑著遞過去我的飯盒和錢票糧票,如玉沒有接,而是趁人不注意,遞給了我一個大飯盒,說:「趕緊走。」我傻乎乎的接過飯盒,沈甸甸的,趕緊快步離開了食堂,回到宿舍,打開一看,是雪白的米飯,下麵竟是肥嘟嘟的幾大塊紅燒肉,我知道隻有李主任他們幾個人才能吃到這樣的飯菜,我竟然也……我明白了如玉對我的好感,我很激動也很矛盾,我怎麼能配得上這麼優秀的女孩子呢,出身好,工作好(在食堂工作啊)如玉的媽,孫主任的到訪,結開了我的矛盾,也讓我對生活充滿了信心。 

除夕夜,孫主任到了我的宿舍,跟我進行了一次長談,她指出,文革一定會結束的,知識分子一定會翻身的,我不要悲觀放棄,應該繼續學習,應該對未來充滿信心,而且她也以命令的方式,讓我接受了和如玉的戀愛關係。 

我在如玉母女兩個照顧下,恢複了學習,通過被打下台的老校長搞到了不少的書籍,開始研究教育心理學,數學,英語……等科目。經過半年的戀愛,我和如玉結婚了。沒有婚禮,我們隻是到革委會登記,然後我搬到了如玉的家?,成了上門女婿。 

新婚之夜的晚上,我和如玉走進我們的新房,一個大床,鋪著大紅的褥子,上麵是大紅的被子,我們坐在床邊相視著,誰也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些什麼。還是如玉揭開了這尷尬的局麵,嬌羞無限的說睡覺吧,我懵懂的點頭,她讓我扭過頭去,我乖乖的扭過去了,聽到悉悉索索的脫衣服聲音,然後,她說:「好了。」我扭回頭,她已經鑽進被窩,剛才傳的紅衣紅褲已經整整齊齊的疊好放在床邊的小凳子上,她閉著眼睛說:「你也脫了吧,新被子,你的舊衣服髒。」我趕緊脫了,看著自己的褲頭,上麵補丁跟著補丁,怕被笑話,也脫了,塞在褲子?,疊好了放在凳子上。 

如玉閉著眼睛問:「好了麼?」我捂著下身,說:「好了。」如玉依舊閉著眼睛,掀開了被子的一角,說:「進來吧,外邊冷。」我聽話的鑽進了被窩。我們並排著躺著,誰也不動,我鼓足勇氣,拉住她的手,扭過去看她,如玉的眼睛依然閉著,長長地睫毛抖動著,她呼吸很急促,她感覺到我的呼吸噴到她的臉上了,她呼吸更快了,我能看到隔著棉被的她胸部的起伏。 

突然,她命令我:「別看了,親我。」我伏過身軀,去親她的嘴唇,在她身上,我的胸膛碰到了她的胸膛,我感覺到了她沒有穿胸衣,胸脯完全赤裸,我的胸口火熱,她的柔軟卻冰涼。我的唇還沒有碰到她的唇,我的雙手已經緊緊地抱住了她,我的胸口緊緊地壓著她的胸,我渴望那種冰涼,那種豐滿,那種柔軟。我瘋狂的吻著她,舌頭突破了她的唇,和她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我的一隻手直接的往下,摸到了一條寬鬆的褲衩,我找到了鬆緊帶,直接摸了進去,如玉哼了一聲,雙腿夾緊,並且彎曲,似乎阻止我的進一步探索,我的手稍微使勁,她的雙腿配合著分開,並且進一步的彎曲,使我順利的感覺到芳草淒淒,以及那一片黏糊糊的汪洋大海。 

我的唇離開了她的唇,我含住了她的一個乳頭,使勁地咂著,品味著,如玉哼哼著抱住我的頭,一隻手緊緊地摟住我的頭,像是要把我的腦袋按到她的乳房?,另外一隻手在我背上急速撫摸著,像是在鼓勵我進一步的動作。我的嘴離開了乳房,一路向下,吻到了她的小腹,我的口水塗抹到了她的肚皮,她嬌笑著,兩隻手伸直想抓住我的頭阻止我向下,我執拗著,堅持著,我的唇親吻到了她的唇,下麵的唇,如玉的雙手伸直著,想要抓住什麼,她的嘴?發出「嗬嗬」的聲音,我的唇感覺到那柔軟,光滑,細膩。 

如玉的屁股高高的?起,配合我的舌吻,我跨騎到她的身上,我的雞巴就倒立在她臉上,我們無師自通的形成了69式,我的雞巴突然被她緊緊地抓住,塞進她的嘴?,我感覺到強烈的吸力,她像吃奶一樣使勁嘬著我的龜頭,我也努力舔著她的陰唇,口水和她的分泌物在她的大腿間,我的臉上糊成一片。如玉雙手在我屁股上摸索著,她手指拂過我的肛門時候,微微停留,輕輕地戳了戳,然後突然使勁摳了進去,那強烈的刺激,讓我突然感到無法克製,集藏了23年的精液,噴湧而出,全部噴射她的嘴?。 

如玉悶哼一聲,想吐出我的龜頭,但卻無法推動我的身體,隻能讓我噴射完成,一滴不漏的吞咽下去,我的龜頭,我的陰莖在她嘴?跳動著。我啊啊薄的叫著,頭?著很高,眼睛睜著很大,雙手一邊抱著如玉的一條大腿,體會著小弟弟那充滿生命力的跳動,無限的快感。我癱軟在她身上,她慢慢的從我身下挪出身體,穿好那條火紅的褲衩,從床上跳了下來,在桌子上的大茶缸?喝了一口水,咕嘟幾下,然後咽了下去。我慢慢的爬起來,轉身,頭躺在枕頭上,看著她,那豐滿到巨大的乳房,平坦的小腹,紅豔豔的褲衩,雪白的大腿。如玉拿了一條新毛巾,沾濕了,過來給我擦臉,慢慢的,溫柔的,擦幹淨我臉上的口水和她的分泌物。 

她站在床邊,低頭吻著我的臉,我的唇,我的脖子,然後調皮的含住我的一個奶頭,我感覺到一陣酥麻傳遍全身,她舔我的肚臍,舔我的陰毛,含住我的龜頭,我體會著那吸力,那溫暖,那濕潤。我的小弟弟在發射10多分鍾後有挺立在她的嘴?。我的左手,在她的腿間探索者,摸到了她的肛門,由於充分的潤滑,我的指頭也扣了進去,如玉哼哼著嘬我的雞巴,屁股隨著我的摳動,輕輕搖擺著,屁股蛋也隨著一夾一鬆,像是配合我的手指。 

我又進去一個手指,如玉哼哼的更大聲了,嘬我雞巴的動作也不連續了,大腿也開始哆嗦了,隨著我動作的加劇,她已經沒法含住我的雞巴了,她的臉枕在我的大腿上,雙眼迷離著,一隻手緊緊地抓著我的雞巴在她臉上摩擦著,她的上半身已經完全癱軟,她的雙腿卻越來越硬,屁股越撅越高。我從床上爬起來,把她按在床上,雞巴頂到如玉的肛門口,摩擦了幾下,硬生生的挺了進去,如玉啊了一聲,就徹底癱軟在床上,我的雞巴被如玉的直腸包裹著,一圈圈的,我體會著突破的快樂,放肆著抽插著,我低下頭,卻發現如玉緊咬著嘴唇,淚流滿麵。 

我很驚訝,忙問怎麼了,如玉哆嗦著說:「太疼了,撕裂了。」我趕緊拔出來,仔細看,她的肛門已經成了一個內陷的洞,肛門的褶皺都已撕裂,一絲絲的血痕……我安慰著她:「女孩子第一次,都是很疼的。」如玉說:「知道,所以她忍著,沒有說。」由於那個年代的無知,我和我老婆的第一次竟然是肛交,而且我們一直這樣懵懂了很久。那天我實在是舍不得再插她,就在她嘴?發射了很多次,彈盡糧絕,相擁睡去。 

我的婚姻生活幸福而且充實,天氣熱了,除了一周燒兩次水,給大家洗澡以外,我全部時間都是按部就班的學習,孫主任和如玉對我的照顧更加無微不至。我身上也有肉了。臉色也好看了。唯一的問題就是我們還沒有孩子,當然不可能有呢,如玉還是處女呢……我的嶽母感覺到很奇怪,結婚半年了,天天聽到我們在房?瘋狂戰鬥,咋閨女沒有懷孕的跡象呢?問題出在女兒還是女婿身上呢?。 

第03章我成為了英雄 

我的出身不好,限製了我在學校的發展,甚至可能成為批鬥的對象,但是由於潑辣的嶽母保護了我,暫時沒有什麼危險。我不知道我竟然已經被作為下一個批鬥的對象寫到了校革委會的黑名單上。校革委會李主任早就看上了如玉,想把如玉嫁給他侄子,但是我們結婚了,李主任就把階級鬥爭的矛頭指向了我。 

天氣很熱,我去校園附近的一個水庫遊泳。水庫邊上很多孩子,有附近工廠的,但大多數還是我們學校的子弟,我在岸邊舒舒服服的玩水,突然聽到了呼救聲,我趕緊朝聲音看去,水庫中間一個孩子起起伏伏,身上還掛著一個破了的輪胎的內胎。距離岸邊太遠了,為數不多的幾個大人都不敢去,我鄙視的看了他們一眼,毅然決然的跳入水中,拼盡全力遊了過去。在我即將筋疲力盡的時候,我到了那個孩子身邊,她已經喝了很多水,半昏迷狀態,我踩水停在她身邊,托起她的頭,把那個破輪胎取了下來,抓住她的背心(不是泳衣)辨別好方向,開始拽著她回遊。 

沒遊多遠,她清醒了,突然抓住了我,緊緊地抓住我的手臂,讓我也不能遊動,我一慌張,也不會遊泳了,我們糾纏在一起,很快就沈了下去,我也開始掙紮,雙手亂摸,狠狠地喝了幾口水,突然我的腳踩到東西,像是個大石頭墩子,我立刻穩住了心情,那個女孩子又被嗆昏了,不再糾纏我,我緊緊地抱住她,踩在墩子上,我穩住身體,竟然發現我能站在墩子上,頭還露在水麵上,我完全放鬆了。我低頭看著那個女孩子,我發現我的手竟然伸在她的背心?,緊緊地捂著她的胸,12,3歲的小女孩子,胸部微微隆起,盈盈一握都不到,乳頭似乎也感覺不到,我看著她緊閉的雙眼,似乎完全沒有感覺,我把另一隻手也伸了進去,把玩另一個乳房。 

我的雞巴膨脹起來,我向岸邊看去,幾個大人躍躍欲試的想下水,我使勁喊道:「別過來,去找船!」那些大人看到我不用劃水也能露出腦袋,意識到我這?可能下麵有支撐,就四處跑去找船,我放心大膽的玩弄著女孩子的小乳房,甚至轉身背對著岸邊的時候,低頭親吻她的唇。我發現她的臉色有些發青了,害怕起來,看著周圍還沒有船過來,就下定決心,玩命的向岸邊遊了過來。快到岸邊了,我竟然一絲力氣都沒有了,我憋住口氣,咬住下嘴唇,拼命遊著,一雙大手抓住了我,拽著我撲騰完最後20多米,上了岸,我癱倒在地上,救我的人開始對小姑娘進行急救措施,很快孩子吐出幾口水,醒了過來,但也還隻是有了意識,我知道孩子死不了了,我放心了,躺著地上喘氣,認出就我們的是水庫的管理員師傅。 

遠處跑來幾個人,都慌慌張張的,我認出為首的就是革委會主任,張主任過來看到孩子沒有問題,激動不已,大家都很怕他,都退後幾步,他抓住管理員的手,連聲說謝謝,管理員指著我說:「是他救了這孩子。」張主任過來拉起了我:「謝謝你救了我的女兒……」哆嗦的說不出話來了。我說:「主任啊,應該的,應該的,那能見死不救呢。」管理員抱起孩子:「主任,還是去醫院給孩子檢查一下吧……」我也說:「主任趕緊去吧,先去給孩子檢查檢查。」張主任接過孩子,帶著幾個隨從跑了。 

我也回家了,到了晚上,張主任來了,拿著點心匣子,我們全家都起來迎接,張主任跟我說了一大堆感謝的話,然後我嶽母叫了出去嘀嘀咕咕,半個小時候,我嶽母回來了,臉上的表情很怪異,她告訴我們,張主任他們原來計劃批鬥我,就安排在這幾天,我救了他的閨女,他一定保我,讓我們放心。接下來的日子,我果然沒事,沒多久我還恢複了教師的資格,工資也28元了,跟張主任一家還成了朋友。張主任在請我的酒桌上說:「從此後學校?,他是老大,我是老二……」他閨女也經常跑到我家?來玩,每次看到她,我都想起那一對小蓓蕾,都激動不已。但沒敢下手了……我就這樣成為了英雄。 

第04章我的啟蒙 

閨女老不懷孕,我的嶽母著急了。 

一天傍晚,就我和嶽母在家,嶽母跟我說:「明天你去醫院檢查一下。」我問:「檢查啥啊?」嶽母就把她懷疑的事情跟我講了,說:「女孩子不好去檢查,你先去,如果是你的問題,就趕緊治療,不是你的問題,就確定是小玉的問題,然後她再去檢查。」我點頭說:「是。」嶽母臉紅紅的跟我說:「你們也不能天天都幹那個,要適當休息……」我很驚訝:「媽媽你怎麼知道的?」嶽母說:「你們沒有孩子,我著急啊,就天天偷聽……」我也很不好意思嶽母接著說:「小玉來紅的時候,你們就不要做了,對她不好。」我問:「什麼是來紅?」嶽母臉更紅了:「就是小玉下麵流血的那幾天。」我說:「B?有血,P眼也沒有啊。」我嶽母差點昏過去:「你們搗屁眼啊!」我說:「是啊!天天搗。」嶽母已經癱倒地上了:「你們不搗屄啊?」我瞪大眼睛:「逼不是尿尿的麼,屁眼才是生孩子的……」嶽母差點吐血……嶽母拉著我到了她的臥室,關好門,拉好窗簾,脫下了褲子,叉開腿,讓我看著她下麵。 

嶽母說:「為了你們,媽也不要臉了,給你說說咋做人,你可不能跟小玉說啊。」我臉都痙攣了,直勾勾盯著嶽母的下身……雪白的腹部,沒有一根毛,恥骨部位高高隆起,陰部宛如一個碩大的饅頭,兩片黝黑的小陰唇翻出一點點來,嶽母掰開她的屄,我湊近看,指著她的陰道說道:「媽,你這?有個洞,小玉沒有。」嶽母說:「這個才是屄眼,讓你搗的小玉是閨女,外麵有東西檔著,你使勁搗一下啊,就有洞了……」我說:「搗這?舒服麼?」嶽母說:「你搗一次媽,就知道了。」我立刻脫下褲子,撲了上去,嶽母伸手抓住了我的雞巴,急迫的塞到她的屄?,我可憐的嶽母,守寡那麼多年。 

我在嶽母身上馳騁著,我的雞巴第一次進入女人的陰道,我分辨著不同,嶽母的逼很滑,包容性強,能讓我的雞巴充分伸展,完全的插入。她的陰道口能緊緊地夾住我的陰莖的根部,那個感覺很好。跟如玉肛交時候,我基本上沒有完全插入過,所以,我更迷戀嶽母的陰道的感覺。我在嶽母體內發射了,嶽母激動不已,從床上起來後,讓我去洗澡,怕女兒回來發現。我們達成了協議,先瞞著我老婆,慢慢有機會在告訴她。 

晚上,小玉回來了,嶽母孫主任滿意的在我們臥房門口聽到了女兒被開處的慘叫。沒多久,小玉就懷孕了。懷孕的婦女瞌睡多,隻要她瞌睡,就是我和嶽母戰鬥的時候。沒有多久,我們的事情就被小玉發現了,因為後期孕婦的尿多,在一次她起夜尿尿的時候,她發現了我和她媽媽赤裸的糾纏在一起。小玉沒有哭鬧,隻是和母親冷戰起來。經過半年多的冷戰後,小玉給我生了個大小子,在月子期間,她無奈的接受了母親的照顧,也無奈的接受了和母親共用一個男人的現實。我嫁給了母女兩人。我的雞巴每天晚上在兩個女人,六個洞?進進出出。我們三個人幸福的生活在火紅的年代。(我的兒子被我媽媽接到城?去了)。 

第05章我的墮落 

紅小兵和紅衛兵,是那個年代學校?的主流,小學生還有部分初中生是紅小兵,初中大部分和高中生是紅衛兵,我看到這些兵們我就躲著走,但是為了一個人,我迫不得已的跟他們打起了交到。為了老校長,老校長是一個很有文化的人,學識淵博,我很崇拜他,嶽母孫主任經常能從食堂搞一些肉,雞蛋什麼的,我帶著這些副食,潛入關押老校長的黑屋子去看他,順便請教一些學習上的問題。革委會張主任和我已經是兄弟相稱了,由於我的求情,老校長也沒有在遭受批鬥,被幾個紅衛兵關押著。我經常去給這些紅衛兵講一些我聽來的國家大事,他們對我也很崇拜,每次我去了,他們都允許我和老校長單獨在一起,而且我和校長學習的時候,他們也高興出去玩了。 

一天,我去看老校長,拿著幾個雞蛋,結果到了以後發現沒有人,看守的紅衛兵也不見了,我很奇怪,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女紅衛兵回來了,這個女孩子還曾經是我的學生,16歲,叫做高靜,爹媽都是旁邊工廠的工人。這個女孩子張的很普通,個子卻很高大,平時很木訥,跟著一些紅衛兵參加革命,經常被人指示幹這個幹那個,做一些跑腿的事情。她見了我很親熱,畢竟曾經是她的老師,她告訴我校長生病了,送到醫院去了,是張主任安排的,讓我不要擔心,我把幾個雞蛋給了她,她很高興的吃著,那個吃相很是難看,滿臉的貪婪。 

這時候,外麵傳來人說話和走路的聲音,我們緊張起來,畢竟雞蛋是從食堂貪汙的,我和高靜趕緊躲了起來,腳步聲從我們門前經過,並沒有停留,我們趕緊又湊到門縫往外看,人已經過去,不知道是誰,我們聽著腳步聲進了我們旁邊的一間屋子,他們的門也關上了,我和高靜安靜的躲著,希望一會他們能離開,我們也就能走了。高靜悄悄地告訴我:「剛才聽聲音好像是張主任和錢老師。」錢老師是我們學校的曾經的一個寶貝,她是大上海來的老師,教數學,由於她受過高等教育,還會彈琴,所以也教音樂。使我們學校曾經的一塊招牌,很受老校長的推崇,文革開始,她就被作為資本家的女兒打倒了。 

他們半天沒有動靜,我和高靜也沒法躲下去了,就悄悄地溜了出來,準備逃跑,我發現隔壁的那件屋子門上有一線燈光撒了出來,我想看看到底是誰,就壯起膽子,湊過去看……透過門縫,果然是張主任和錢老師,兩個人一絲不掛的糾纏在一起,錢老師雪白嬌嫩的身體宛若一條蛇一樣,盤繞在張主任粗壯的身體上,她的身體柔韌性極好,很多老師和造反派都叫她美女蛇。兩個人的下身已經結合,張主任沒有挺動,隻是在閉目享受。我有些奇怪,我插進如玉的身體後,都是瘋狂的聳動,問什麼他們一動不動就是包在一起呢。 

高靜看我沒有跑而是趴在門縫上偷看,也悄悄的走了過來,蹲在我身體下麵,從門縫往?看去,看了一眼,她站起來說:「他們在搞破鞋。」我趕緊捂住她的嘴:「那男的是張主任,你讓他發現你,你就死定了。」高靜傻乎乎的點點頭,我接著看進去,高靜也老實的蹲在我身下看著屋內的春光。兩個人依然糾纏著,錢老師的雙腿盤在張主任腰間,雙臂摟著主任的脖子,張主任大馬金刀的站著,雙手托著錢主任的雙臀。兩個人一動不動,就像練什麼功夫。 

錢老師雪白的肌膚映著燈光,畢竟是大上海來的女性,和如玉等等鎮上的女人都不一樣,那麼嬌小,那麼迤邐。跟張主任健壯的身體對比起來,就是好美女與野獸,美女更美,野獸更凶猛。我的雞巴已經硬如鋼鐵,我低頭看看身下的高靜,她也執著的偷看著,我一隻手從她手臂下伸過去,繞到胸前,握住了她的乳房,她沒有反抗,任我握住。我另一隻手分開她的短發,吻著她的脖子,高靜開始在我侵擾下哆嗦起來,自己捂著自己的嘴,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屋內的兩個雕像。 

突然屋內傳來張主任餓狼般的怒吼,錢主任更緊的抱住張主任的身體,主任也把錢老師托的更高,我估計主任發射了,隻是很奇怪,沒有抽插也能發射。錢老師從主任身上下來,依然小鳥依人的靠在主任身上,主任的雞巴依然聳立,兩個人開始熱吻,過了幾分鍾,錢老師蹲在主任身前,開始親吻主任軟下來的雞巴,主任搖搖頭說:「不行了,今天硬不起了。」然後兩個人開始穿衣服,我拽了高靜一把,悄悄的說:「趕緊走。」高靜站了起來,可是邁不動腿,不知道是蹲麻了還是腿軟了,我彎腰背起來她,悄悄的快步走回關押老校長的房間,關上門,頭貼近門板聽著外邊的聲音。 

很快,主任和錢老師說說笑笑的出來,經過我們門口,離開了。我把高靜從背上放下來,剛才逃跑太緊張,我一直背著她,忘了放下來了,她也一直爬在我背上,一動不敢動。她腳一沾地,就癱在我懷?,嘴?嘟囔著:「他們搞破鞋……」我挑起她的下巴,讓她看著我:「我們也搞好不好?」高靜看著我使勁點點頭:「你搞我吧,你搞我吧!」伸手就解我的皮帶,我也解她的,她不是皮帶,是一根紅繩子,那個年代很多女孩子不是係皮帶,而是一根紅的布繩帶。 

很快,我兩個人寬鬆的軍褲,就滑落在地,她穿著一條花內褲,上麵是鬆緊帶,我的手長驅直入,經過柔軟稀疏的芳草地,到達那一片沼澤,她的手也緊握著我的雞巴,力量很大,搞得我很疼,我忍著,兩根指頭彎曲著向她的陰道口挺進,手指頭感覺到那層膜,我一使勁就摳了進去,高靜一聲慘叫,鬆開了我的雞巴,抱住了我的腰,小腹向前,投降後仰去,身體彎成一個弓形,雙目緊閉,好像昏了過去。我用手開了個處女,還是我的學生。 

我把她放在老校長的床上,扒下她的褲衩,用她的褲衩擦了擦手上的粘液和鮮血,然後分開她雙腿,雞巴頂在她陰道口,摩擦了幾下,然後屁股一挺,頂了進去,高靜從昏迷轉醒過來,抓住我說:「老師,疼,疼,疼死了!」我接著頂著,一下一下一下,高靜雙手抗拒著推我的身體,但隻能吧我的肩膀推開,但是我雞巴還是急速的在她的陰道?進進出出。高靜不反抗了,眼?都是淚水,流了滿麵,用一隻手捂住自己嘴,怕自己叫出來,鼻孔隨著我的撞擊,發出短暫的「哼哼哼」的聲音。我即將射精的時候,把雞巴拔了出來,射到了地上,高靜完全癱軟在床上,捂著嘴,壓抑的哭聲滲透出來。我拿我媳婦給我的手絹,擦了擦我的雞巴上的殘留物,粉色的,有她的血,她的分泌物,我的精液,然後團起來再她的陰道口蹭了幾下,每一下都引起她身體的哆嗦。 

我讓她穿上褲衩,我也溫柔的抱著她,哄著她說:「以後老師會對你好的,張主任是我的朋友了,以後我就是學校的紅人,沒有人敢欺負我,也就沒人敢欺負你。」高靜止住了哭聲,把頭靠在我懷?,說:「老師,我不是不願意給你搞才哭的,隻是太疼了,受不了的疼。」我說:「傻媳婦,第一次都疼,以後就不會了。」高靜聽我叫她媳婦,高興地笑了:「老師,真的麼,下次就不會疼了麼?」我說:「是的。」她很高興:「那下次我還讓老師搞,我是老師的破鞋,老師喜歡我這個破鞋麼?」我說:「你不是破鞋,你是我的小媳婦。」高靜認真的說:「我不做小媳婦,我不要破壞老師的家,我隻要做老師的破鞋,老師啥時候想穿,我就讓老師穿。」我突然被感動了,緊緊地抱著高靜,對她說:「老師會一輩子對你好的!」由於老校長住院了,這個房子不會有人來,高靜下身很疼,沒法走路,就在這?睡了,我也心滿意足的回家了。一路都在想,張主任和錢老師那個功夫咋練得,插進去一動不動也能射精,奇怪…… 

? ?? ? 第06章奸汙幼女 

一天早上,我在老校長這?跟老校長學習英語,突然,一個學生跑來了,跟我說:「老師壞了,張主任被人殺了……」我也嚇傻了:「怎麼回事?」他說:「跟人家武鬥,被砍死了……」我問在哪?,他告訴我就在街上,我趕緊跑了去。果然,張主任渾身是血的躺在學校外的馬路上,幾個學生也是渾身是血的站在旁邊,我過去一摸張主任的胸口,還能感覺到微微的心跳,我蹦起來大罵:「主任還沒死,趕緊送醫院!」他們找了個平車,我抱著主任坐在平車上,他們推著我兩個,一路狂奔到了醫院,醫院?還有幾個沒有被打倒的醫生,其中有兩個收到過張主任的照顧,看他受傷,趕緊搶救。 

我們在外麵緊張的等待著,過了不久,一個醫生出來,說要輸血,大家都去驗血,其中兩個學生血型相符,就去獻血。沒多有,又要輸血,兩個學生又去,我讓沒獻血的同學,回學院叫人,多交幾個來。不久來了很多人,驗血,血型相符的就等著抽血,不相符的再去找人……不知道輸了多少血,多少人被抽了血,手術室的門走出來一個醫生,悄悄的跟我說:「活了,但殘廢了。」我說:「殘廢了不怕,隻要不死。」醫生說:「過了今天,不死就肯定死不了了,但是腿肯定廢了。」正說著,張主任的老婆和閨女跟不少造反派的頭頭都衝了進來,就要闖手術室,醫生嚇的躲到一邊,我趕緊攔住大家,告訴張主任的老婆說:「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就是要休息,今天不能見人,很關鍵的。」由於,我是她閨女的救命恩人,她也很聽我的,攔住了其他造反派頭頭,大家安靜下來。 

我讓大家都回去,就留下主任老婆和閨女,還有一兩個很能打的造反派做保鏢,大家在門口等著,過了一會,主任包的跟一個粽子一樣就被推了出來,送進了病房。主任的老婆一看就昏了過去,剛搶救了主任的醫生,又開始搶救主任老婆……過了半個小時,也推了出來,送進另外一件病房。我不能去看主任,醫生不讓,我就去看他老婆,他老婆已經嚇傻了,躺在病床上,哆哆嗦嗦說不出話來。 

我讓兩個保鏢在門口站崗,我把也嚇傻了的主任女兒騎車帶回家。讓如玉照顧,我又騎車返回醫院,剛到醫院門口,幾個學生攔住了我,告訴我說:「砍主任的那個造反派被我們抄了,抓了幾個,跑了幾個。算是給主任先報個仇。」我說:「好!好!」那幾個學生又說:「主任傷了,他最信任的人就是你,現在你就是我們的頭頭,等主任好了,再把權力還給他。」我說:「好吧,我先代理幾天主任。現在去審理抓住的幾個家夥。」我們一起回了學校,到了一件空的教室,?邊一堆人,地上躺著幾個被打的半死的工人,穿著學校隔壁一個小工廠的廠服,原來他們是隔壁一個小工廠的造反派。我看都被打得半死,也審訊不了了,就讓他們把這個工人綁起來,關到一件教室?,然後安排學生在校園?站崗,我就回家了。騎車,兩個學生護送我,快到家門口,我就讓他們兩個回去了,一個人往家騎,快到門口了,突然一個人影竄了出來,攔住我去路,嚇我一跳,我飛身從車上下來,用自行車擋在我們中間。 

我定睛一看,是一個少婦,那個女人看到我,問我是不是劉老師?我說是,然後她就撲騰跪倒在地,當當的給我磕頭,我趕緊支好車子,扶起來她,她的頭已經磕出血了,我問:「你啥事情要這樣?」那個少婦哆哆嗦嗦的說一番話,我半天才明白,她的男人就是砍我們主任的一個工人造反派頭頭,現在已經被我們抓起來了,有學校的人指點她來向我求情,她就在我這?等我。希望我能放了她男人……我對主任多少有些感情,當然不能答應她的請求,我嚴厲的拒絕了她,然後準備推車離開,那個女人絕望的看著我,嘴?嘟囔著什麼,突然用頭向路邊的一棵樹撞去。我不知道哪?來的反應速度,扔下車,一下子蹦到了那個女人和樹中間,那個女人的頭狠狠地撞到了我的胸口,我的背狠狠地撞到了樹幹上,我差點昏過去。 

那個女人看到是我救了她,而我卻受了傷,當時也傻了,她衝過來扶住我,因為我的身體靠在樹上,慢慢的往下滑。我已經無法站立了,我胸口氣血翻湧,肋骨刺痛,不知道是不是斷了,我明白這個女人是真的要死給我看。她扶著我做到地上,跟我說:「你不放我男人,救我幹嘛?」我說不話來,胸口悶悶地。我看著她,發現她也被我感動了,眼睛?都是淚光,我憋了半天,告訴她,不是我不願意幫她,隻是事情太大了,我沒有能力幫她。我想站起來,可是完全不可能,脊梁骨也是劇痛。她扶著我,說要送我去醫院。 

我說:「那?都是我們的人,你去了就死定了。」她說送我回家,我想我老婆和丈母娘也不是省油的燈,她也完蛋了,可是我自己是在走不了,她說帶我回她家,休養一下,然後能走了去醫院。我想想也隻能這樣了,既能休息,也能保護這個女人。她扶起車子,攙扶著我坐在後座上,然後推著車走向她家。走了很久,我實在受不了了,我讓她騎上車,然後再爬上去,讓她騎著車載我走,她讓我抱住她的腰,緊緊地抱住,千萬不能摔下來。 

我發現她的腰身很柔軟,我抱著抱著,就覺得胸口不那麼悶了,手就開始不老實了,從腰上向前滑到她的小腹,緊緊地抱著她,她以為我是怕掉下來,也沒有反抗,經過一段小樹林,也沒有路燈了,我的手向上握住了她的兩個豐滿的乳房,她一緊張,手一抖,就朝路邊草地上摔了過去,我兩人和自行車摔做一堆。我趴在地上,推開自行車,就撲到了嚇傻了的女人身上,我雙手抓住了她的奶子,開始湊過頭去親她的嘴,她拼命想推開我。我低聲說:「你不要你男人的命了……」她立刻軟了,雙手垂到身側,頭扭到一邊不看我,眼?的淚水嘩嘩的,嘴唇緊緊地咬在嘴?。我突然有些不忍心了,就停了下來,從她身上下來,坐在她身邊,說:「算了,不欺負你了,這樣趁人之危不好……」她被我的停頓搞迷糊了,怔怔的看著我,淚水停了。我想站起來,可是胸口還是很疼,手臂一使勁撐地,就痛。 

她看著我,突然撲到我懷?,樓我我,親我的臉,嘴?說:「好人,好人,隻要你饒我男人,我就給你,啥都給你……」我推開她,慢慢的站起來,告訴她:我不會趁人之危的,還是去她家修養一下吧,她感激涕零的站起來,撅著屁股扶起車來,車把已經摔崴了,她走到車前頭,用腿夾住前輪,雙手握住車把使勁正了過來,然後扶我上車,向家?騎去。快到前麵一個院子了,這個女的扭頭告訴我,就要到了,亮燈的就是……話音還沒有落,幾道手電光突然亮起,直直的照向我們,幾個黑影撲上來攔住去路,這女人緊捏車閘,然後我兩個人有直勾勾的摔到地上,我的肋骨受到第3次衝擊。 

那幾個黑影圍住我們,手電先集中在女人的臉上,其中一個黑影說:「就是她,抓起來。」然後幾雙手分別揪住了她的雙手和頭發,在她痛苦的尖叫聲中,把她提了起來。然後,手電光集中在我的臉上,我還在七暈八素呢,被燈光一照本能的擋住了臉,胸口被一隻軍用皮鞋重重的踢了一腳,第4次受傷了啊,我的胸口。我慘叫一聲,平平的摔在地上,雙手也攤開了,恐懼還沒有湧現在我的心頭,那幾個人看清楚我的臉後,分別都驚叫起來:「劉老師,咋是你呢?」我定下神,看著大家。那幾個人分別用手電照自己的臉,原來是學校幾個紅衛兵頭子。大家七手八腳的把我扶起來,大家都問我為啥跟這個姓殷的女人在一起?都問我知道不知道就是她男人傷了我們革委會主任? 

我哼哈幾聲,腦子急速的轉動,然後我看到一個我熟悉的紅衛兵,叫李衛東的,我靈機一動,爬到他耳邊悄悄的說:「我知道是她男人幹的,但她男人不是主謀,我要從她這?挖出主謀來……」李衛東崇拜的看著我:「劉老師,那現在咋辦?」我悄悄的說:「你們把她放了,我跟她去她家,想辦法騙出些線索來,你們明天來兩個人接我。必要時候,明天再抓她走。」李衛東一揮手說:「放了那個女人,大家撤……」然後一群黑影消失了……那女人嚇的蹲在地上抱著腦袋打哆嗦……我說沒事了:「她們走了……」她站了起來,突然嘴?說了一聲:「壞了。」拔腿往她們家?跑,推開木頭院門,衝了進去,我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忍者痛快步跟了過去。 

那女人撞開一間亮燈的房門,然後站住了,一手扶著門框,一手捂著腹部,彎著腰喘氣,我趕緊跟上去,往門?一看,一個10歲左右的小姑娘漂漂亮亮的大眼睛,撲扇撲扇著看著我們。原來這個女人在擔心家?的孩子。那個女孩子脆生生的叫了聲:「媽媽!」這個女人過去摟住她:「靜靜,靜靜!你沒事太好了。」那個女孩說:「剛才來了幾個大哥哥找爸爸,我說爸爸不在他們就走了。」然後看著我笑眯眯的說:「叔叔好,叔叔胸口有個大腳印……」我也樂了,低頭一看,果然有個完整清晰的鞋印,我趕緊用手去拍打,結果胸口一陣劇痛,腿一軟,蹲在地上,那女人趕緊扶起我,攙著我走到床邊坐下。 

那個女孩子躲在她媽媽的身後,明亮的眼睛望著我。小姑娘問媽媽:「爸爸找到了麼?」女人說:「知道了,不過要過幾天才能回來看你,靜靜,你去給叔叔打洗臉水來,櫃子?有新毛巾也拿一條來。」那女孩子應了一聲,就出去了,女人從桌邊的暖水壺倒了杯熱水給我,然後怔怔的看著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打破沈默,告訴她:「那些人是我們的人,沒有我的命令,他們不會傷害你們。」女人歎了口氣,說:「他們真凶,我男人還能出來麼……」我問:「你男人姓啥?」她說:「姓劉,有些胖,身上好多毛的。」我想了一下,學校?關著那個幾個家夥的確有這樣一個,好像還是被打的最輕的一個,還能站立走動的。 

我說:「我知道是哪個了,我明天看看能不能救他。」那女人緊緊地握著我的手,眼睛充滿希望:「劉老師,好人,你真的肯救我男人……」我說:「為了你才救得,看的出你們的感情很好,你也是個性情中人,一個女人能敢去找我,我很佩服你,所以我才想幫你的……」女人雙腿跪下:「好人,求求你了,放了他吧,他就是一個傻小子,跟著人家屁股後麵跑,傷你們主任的注意肯定不是他出的。」我伸手摸她的下巴,用兩根手指頭?起她的頭,色迷迷笑嘻嘻的說:「我要饒了他,你咋辦……」女人臉一紅:「你說咋辦就咋辦……」那個女孩子,端著一盆水進來了,盆邊上搭著一條新毛巾,看到他媽跪在我麵前,愣住了。 

她媽說:「靜靜,放下水,快過來,給叔叔磕頭,求叔叔救救爸爸。」那個女孩子一聽,立刻放下水盆走到我麵前,雙膝跪倒,磕了個響頭,嘴?說著:「求叔叔救救爸爸。」我嚇了一跳,趕緊拉起孩子。說:「別這樣,別這樣。」我仔細看這個女孩子,瘦弱的肩膀,穿著一件小花布衫,一條黑布褲子,小白球鞋,楚楚可憐的目光望著我,我眼前突然出現了李主任女兒在水庫?那一對小蓓蕾,這個女孩子比那個還小,但是漂亮很多。我心?已經被欲望和邪念充滿了。 

我抱起這個孩子,抱到我腿上坐著,女孩子掙紮了一下,就乖乖的坐在我腿上,我摸著孩子的腦袋,看著孩子紅紅的小臉蛋,問那個女人:「你閨女啊?真他媽水靈。她爹可真醜,幸虧娃娃像你。」女人說:「是我閨女,跟我姓,叫殷靜,小名靜靜。」我一愣,還有叫「陰莖」的?那不就是雞巴麼。這丫頭要是有個弟弟就該叫「殷道」了……我沒好意思笑出來,抱著孩子一本正經的問道說:「孩子怎麼跟你姓?你姓殷?」女人說:「我叫殷平,她爹嫌她是個女孩子,賠錢貨,就不讓跟他姓,他爹也姓劉……」我拍拍孩子的腦袋,跟她說:「你放心,你爸爸事情包在叔叔身上,現在你去外邊玩,叔叔跟媽媽商量些事情。」女孩子聽話的從我腿上下來,我假裝親熱,拍拍她小屁股,順手捏了一下。 

女孩子出去了,她媽媽看到了我的舉動,有些尷尬,嘴?還說:「劉老師幾個孩子了?」我直勾勾的盯著孩子的背影,沒有聽到他媽的問話。女人咳嗽了一下,又問了一邊。我才反應過來,也尷尬的說:「一個男孩子,我就想要個女兒。你閨女真漂亮啊。」女人端來水盆,沾濕了毛巾給我擦臉,問我:「你救了我男人,這丫頭給你當幹閨女……可以不?」我說:「好啊好啊。」可是心?想:幹閨女就不能……女人接過毛巾放在盆?。坐在床邊我身旁,伸手溫柔的摸著我的胸口:「這?還疼嗎?」我說:「當然疼呢,你那一頭,太狠了,不過,沒有這一下,我也不會感動想幫你。我看的出來,我要是不救你男人,真的你會撞死。」女人眼淚下來了:「你要不救我男人,我也就沒法活了。」我解開我自己的外套,掀起?邊的背心,看自己的胸口,一片淤紫。我用手按了按,隻有悶悶地疼,沒有刺痛,估計肋骨沒斷,我放心了。 

女人吃驚的看著我的胸口:「傷這麼重啊,疼不,疼不……」淚水劈劈啪啪的下來,女人伸手輕輕地撫摸。 

我說:「你一摸就不疼了。」女人看我調笑,也止住了淚,聲音軟軟的:「她幹爹,你躺下,我來幫你揉揉。可惜沒有藥酒。」說著脫掉了我的外套,上邊蹭了很多泥土樹葉啥的。 

我穿著背心,躺在床上,女人溫柔的幫我揉著,有些痛,但是她的手很軟,也很溫暖,很大程度的緩解了疼痛。 

我說:「你男人傻乎乎的,看樣子就是從犯,我想辦法撈他出來。」女人感激的說:「能撈出來,我給你做牛做馬。這輩子就做。」我淫笑著:「明天可不行,我也不要你做牛做馬。」女人嚇住了,看著我:「那啥時候能撈?」我笑著說:「明天撈出來了,你不就隻能陪我一天,我不要你做我的牛馬,我要你做我的女人……」然後伸手摸她的臉蛋……女人也伸手,摸著我摸她臉蛋的手的手背,說:「隻要你肯撈,我就……」然後,身體軟軟的伏在我的胸口,親吻我受傷的胸部,我感覺到一陣陣地麻癢,很是舒服。 

正舒服著呢,女人突然?起頭,說:「好人,今天不行,今天……」我愣住了,問她咋不行女人說:「我來身子了啊,我忘了……」我臉一下就沈了下來……女人趕緊站起來:「好人,真的,我不敢騙你。」然後抓著我的手往她的檔摸去,果然,我摸到了一條硬棒棒的月經帶……我臉更沈了,女人趕緊說:「好人,不怕,我用嘴,用嘴讓你舒服。」然後伸手就解開我的褲子,掀開我的褲衩,看都不看張嘴就含住我的雞巴,很努力的舔啊吸啊。 

我問:「我閨女不會進來吧。」女人含著雞巴,含混的說:「我不叫她,她不會進來的。」然後她就努力地嘬啊嘬啊,舒服是很舒服,但她的牙齒總是碰到我的雞巴,有些疼,我說:「不要用牙齒,就用舌頭和嘴唇。」女人含混著答應了,可是還是經常碰到牙齒,我沒能操成她,本就有些惱火了,接著她的口活有這麼差,我生氣的說:「笨蛋,別他媽用牙齒啊。」女人本來很努力的在使勁,被我一罵,嚇的趕緊停下來,吐出我的雞巴,委屈的說:「人家這是第一次啊。」我說:「你沒給你男人吃過?」女人委屈的說:「他總是讓我吃,我嫌他臭,從來沒吃過。」我哈哈的樂,說:「我的臭不臭。」女人諂媚的看著我:「劉老師是文化人,不臭不臭。」我臉一沈:「你說我是臭老九?」(在那個年代,有文化的都被當成臭老九,最差等的人,就像老校長)女人徹底嚇壞了,手足無措的站著看著我,一隻手還緊緊地握住我的雞巴。 

我樂了:「我嚇唬你呢,沒事的。」女人也樂了,又要低頭含我的雞巴,我攔住了她,說:「算了吧,你還是用手吧。」女人如逢大赦,努力地用手擼著我的雞巴,可能是剛才她的牙齒碰傷了我的雞巴,她用手讓我更疼,我趕緊說:「停停停,更疼了。」女人趕緊停住,可憐巴巴的看著我,我也不知道該咋辦,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她。女人被我看的緊張起來了,抓著我的雞巴不知道該鬆手還是放手。 

我也沒辦法了,女人委屈的說:「我男人都是脫了衣服就操我,我也沒試過用手伺候他,我真笨啊。」說著說著眼淚快出來了。 

我一著急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結果她看我表情不對,以為我生氣了,她跺跺腳,好像下決心一樣,然後趴在我耳邊,悄悄的說:「好人,我知道你喜歡我閨女,要不讓她來陪你睡?」我心花怒放啊,假裝拒絕:「不好不好,這樣不好,孩子還小……」女人說:「隻要你撈我男人,我們娘倆都是你的,你輕點孩子就能扛過去,我在旁邊看著,幫你扶著些。」我問:「孩子能答應?」女人說:「我去跟她說,肯定能,女人早晚有這麼一天,給了好人,比給壞人強。」說著就喊了一聲:「靜靜!」女孩子在外屋應了一聲就過來了,推開門,就看到赤條條的我,女孩子呀了一聲就捂住眼睛,想往外走,女人過去拉住了女孩子,跟她低低的說了些什麼。 

女孩子點點頭,女人把孩子帶到我床前,拉開她捂著眼睛的手,說:「這妮子,還害臊。這是咱恩人,全家的恩人。你能伺候他,是你福氣。」女人衝我笑:「靜靜小,有點怕……」女人脫光了衣服,隻穿個大褲衩,跟我說:「好人,褲衩我不脫了,?邊髒。」我點點頭,根本不看她,直勾勾的盯著那嬌豔如花的小花蕾。 

女人看我盯著孩子,伸手脫孩子的小褂,女孩子順從的?起手臂,配合媽媽的動作,脫掉上衣,脫掉?邊的貼身的小衣服,露出完全沒有發育的胸部,女人衝我諂笑著,伸手拉女孩子的褲子,鬆緊帶的褲子,一下就下來了,女孩子也配合的?腿?腳,讓媽媽脫掉了褲子,雪白的小腹,緊緊夾著的大腿。女孩子隻穿著一雙小白布襪子和一雙球鞋,除了頭上的紅布蝴蝶結,整個身體再沒有布掛著了。 

我狂吞口水,雞巴挺立著貼在小腹上,女孩子的頭低的更低了,不敢看我的身體,眼睛緊閉著,女人右手抓起女孩子的右手,放在我滾燙的雞巴上,女孩子掙紮了一下,手放在我的雞巴上一動不動,女人說:「靜靜,不怕啊,乖,用舌頭舔舔叔叔這?,叔叔就會很舒服,明天就幫我們救爸爸。」我也說:「乖女兒,舔舔幹爹這?,明天幹爹就有力量就你爸爸了。」女孩子乖乖的俯下頭,伸出小舌頭,一下一下的舔我的雞巴……我伸手摸女孩子的屁股,小小的,沒多少肉,她媽低頭舔我的奶頭,親吻我淤紫的地方。 

我舒服極了,我把枕頭墊高,看著赤條條的母女兩個,伏在我身上,兩個人都閉著眼睛伸著舌頭,努力著。生怕我不舒服。 

我說:「靜靜,上床來,女孩子停下來看著我,我說:「殷平,把靜靜抱上來,屄對著我的嘴。」女人抱起來孩子,孩子腳站在我的頭兩側,然後扶著女孩子蹲下來,她的肉呼呼的小捌正對著我的嘴,我伸出舌頭狂舔,女孩子緊緊地抓著女人的手臂,渾身哆嗦著靠在媽媽的懷?,小屁股隨著我的舌頭一翹一翹的。我舔著太舒服了,女孩子的柔軟,幹淨,清新的小逼,不成熟的大陰唇,大腿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