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雨柔|奶妈发春
雨柔|奶妈发春

我不忍再看,把注意力转回胯下三女身上。看看差不多了,我吩咐三个姑娘给我戴上避孕套,然后撅着屁股在沙发上伏好。

? ?小春见我来到她身后,回头对我妩媚一笑,“弟弟,妳可温柔点啊……” 

? ? “少废话,看枪!”我捧着她的屁股,把闪着油光的* *顶进她的小逼?。

? ?操了五六十下,我转移阵地来到黑妞屁股后面,西卡慢慢晃动着屁股用两个丰满的黑屁股蛋儿诱惑我,我费了半天劲才找到她的屁眼儿,不由分说便把**顶了上去。

? ?西卡回头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 ?我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整根**完全捅进她肛门?,热乎极了。就着热乎劲我捧着她的黑屁股疯狂的挺腰收臀,飞快的用****她的屁眼儿。西卡看来让我搞得很爽,“噢耶噢耶”的叫个没完没了,不过谁知道呢,叫得这么热闹也许只是因为她的职业精神。

? ?不过这和我没关系,她爽不爽我管不着,我爽就行了。边猛烈的干她屁眼儿边低头观看,本来我的**瞅着挺黑,但此刻插在她两瓣屁股中间却显得异常的白,白得耀眼啊,这强烈的对比加深了我对她屁股的渴望,我两脚踏上沙发,双手摁住她的脑袋,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接着干了起来。

? ?小春笑眯眯的凑到我眼前热烈的和我亲嘴,口?断断续续的问我:“操黑妞屁眼爽不爽?” 

? ? “爽!”我用力点头,“呆会儿妳也让我试试?” 

? ?小春连忙摇头,“我可不行,没受过那训练,妳还是找别人试吧。” 

? ?说话间忽然感觉有人凑到我屁股后面,连忙回头看去,原来是金发碧眼的爱莱娜,我正纳闷她要干啥,就见她张开嘴伸出舌头,在我上下耸动的屁股沟?舔了起来。

? ? “看看人家这职业精神,这才叫专业!”

? ?我赞叹着停下动作,把双手伸到后面拉开屁股,爱莱娜软乎乎的舌头随即就舔到屁眼儿上去了。小春大概是看我的姿势有点累,乖巧的跪到我身边帮我拉开两片屁股,于是我把腾出空来的两手伸到西卡身下,握住她的两个大**揉捏起来,同时舒服的放松身体,把全身重量压到她身上,只留下屁股还高高的翘着方便爱莱娜舔。

? ?西卡见我不再动作,便开始微微收缩肛门用以刺激我还插在她屁眼儿?的**,让我爽得忘乎所以。

? ?没多大功夫,我就感到后脊酸麻,看来**马上就要到来了。

? ?我慌忙翻身滚下西卡的身子,叉开双腿靠坐到沙发上,同时迅速的剥掉套子,套子刚被摘掉,浓白的jīng液就不可控制的激射而出。

? ?爱莱娜反应神速,第一股jīng液还在半空?,**就让她含到了嘴?。我压着她的脑袋,哼哼唧唧的把jīng液尽情喷射到她的嘴?。

? ? shè精过后,我摊开四肢靠在沙发上喘气,小春拿着块湿手巾给我擦拭身上的汗水,看起来十分恬静,而两个外国小妞却仍旧挤在我的两腿之间叼着已经软下去的**不松口。

? ?我示意小春给我拿杯水过来,润了润嗓子之后我扭头去看金叔和上官的活春宫,却意外的发现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凑到一起,此刻正合着伙前后夹击一个金发小妞。

? ?上官当兵的身子骨自然没得说,边捧着金发小妞的屁股拱个不停,边抽空挥手用力抽打被捆在一边撅着的鬼子妞的白屁股,啪啪作响。

? ?而金叔却明显的体力不支,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那金发小妞在活动着脑袋给他**,他却还是流了一身汗,口中的粗气也越来越响,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快到**了。

? ?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我都替他担心,生怕他一口气喘不上来倒下去,不过还好,这家伙挣扎了没多久便口中“噢噢”的叫唤着shè精了。

? ? shè精之后,金叔象我一样瘫在沙发上喘气,上官却仍旧生龙活虎,不禁让我感叹,看来我也应该锻炼一下了,不然玩女人都玩不尽兴。

? ?上官把手头几个姑娘翻来覆去干了几次,最后骑到鬼子妞的脸上把**的**整根插到她嘴?,没多久一股jīng液就顺着她的嘴角溢了出来。

? ?三人爽过了一轮,一起坐着边喝酒边休息补充体力。小春征求过我的意见后叫了两个跳艳舞的女孩进来,并明确的告诉我说这两个新来的女孩是某芭蕾舞团的专业舞蹈演员,如果想上的话费用要另外结算。

? ?结果上官金叔都来了兴趣,从两个身材高挑的姑娘刚进门就直勾勾的盯着不放,好在两个姑娘看起来这种情况经历得不少,十分沉稳的站定在我们面前等待吩咐。

? ?两个人身材还算可以,只是相貌在我看来还算不上绝色,另外**也小了一点,这令我兴趣大减,于是我招呼小春三女陪我一起去洗澡,上官问我:“妳不看她们跳舞啦?” 

? ?我摇摇头回答他:“妳和金叔慢慢看吧,我去洗个澡……”说完发现那鬼子妞还被绑着撅在一边,于是我示意小春去解开她,待小春给她松绑之后,我告诉上官:“这日本妞我就笑纳了,妳玩别的外国妞吧。” 

? ?上官脸露奸笑,“嘿嘿,看眼馋了吧?行了,妳带去玩吧,我让她俩替就行了。”上官指了指两个跳舞的姑娘。

? ?和小春四女洗了个澡后一行五人在她的带领下钻进了卧房,刚进门小春就把我推倒在床上,示意那鬼子妞来舔我的肛门,鬼子妞倒是很听话,埋头就舔了起来,但却把我吓了一跳,“小春妳干嘛?” 

? ? “让妳舒服舒服啊,怎么,她舔得不爽啊?” 

? ? “爽……”鬼子妞嘴对着我的屁眼儿猛的吸了起来,把我的话打断。

? ?一黑一白两个姑娘也乖巧的凑到我胯间忙活起来,小春下地打开音响,然后从酒柜?拿出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回到我旁边,打开酒以后她边倒酒边对我说:“刚洗完澡不能做剧烈运动,弟弟妳就这么躺着让她们侍候吧……来,妹儿陪妳喝一杯……”说话间她把一杯红酒递到我手? 。

? ?我就这么边半躺着接受三位国际友人的热情服务,边和小春喝酒聊天欣赏音乐,不知不觉半瓶红酒就没了,小春把酒和杯子放到一边,然后嘻嘻一笑纵身投到我怀?,“想不想剧烈运动一番啊?” 

? ?看她那妩媚的样子我心?不由痒了起来,正想伸手捏她**,忽然发现过道处站了个人正笑眯眯的看着我,是绒绒。

? ?见我注意到了她,绒绒便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来到床边坐了下来,小春奇怪的问:“姐,妳来找我啊?” 

? ? “不是,我来看看他。”绒绒捏了捏我的脸蛋,“妳这个小家伙,有了小丽怎么还出来鬼混?呦,还找了两个外国妞玩儿呢?” 

? ?我低头看了看,三位外宾还在埋头工作,丝毫没被绒绒的突然出现所影响,但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小丽的姐妹儿我多少还是有点尴尬。

? ?好在绒绒也没什么义愤填膺的样子,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我,于是我那点尴尬便不翼而飞了。

? ?尴尬过后,我十分有礼貌的邀请她:“赏脸一起玩玩?” 

? ?绒绒犹豫着看了看几个外国女人,“让她们出去好不好?” 

? ?这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刚才也干过了,于是我点点头,“让这小日本留下吧?我还没玩过呢。” 

? ?我示意西卡两人回刚才那包房去,弄明白我意思的两人分别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连衣服也没穿就出去了。我一脚把那日本丫头蹬到一边,张开双臂欢迎绒绒,“来啊宝贝儿,让咱们好好淫荡一把……”

? ?绒绒和小春让我爽了个够,之后又协助我美美的蹂躏了那鬼子丫头一顿,直搞得我浑身无力。

? ?与小春和绒绒睡了一觉之后我穿上衣服出去找上官和金叔,发现两人在包房?睡得正香,包房?一片狼藉,看来在我运动这段时间两人也没闲着。

? ?我摇醒了上官问他回不回去,上官睁开一只眼睛说:“妳先走吧,我和老金再休息一会儿……有事儿别忘了给我打电话啊……我可管着妳们这?整个防区呢。” 

? ?把车开出了百花居,向小丽那?驶去,路过银行的时候,我进去办了两张信用卡,对其透支金额做了限制,又分别往?面划了点钱,帐上钱多的给小丽,另外一张钱少的给加加,给姐妹俩的店不可能马上盈利,她俩又没什么钱,跟了我总不能让她们喝西北风吧?

? ?快到小丽那?的时候我又想起曾打算给她们俩弄辆汽车开,记得前一阵子好像大胖跟我说过他收帐的时候收来一辆顶帐的汽车,不知那车怎么处理了,当下取出电话打给大胖,从大胖口中得知那车现在还在库?扔着,打算过几天处理掉。

? ?我说不用处理了,叫他马上把车开到我这边来,末了我问大胖那是辆什么车,大胖告诉我说:“是甲壳虫吧?”显然他也不太清楚。

? ?小丽和加加都在,见我回来姐俩都显得十分高兴。小丽拿着我脱下的衣服正要进卧房,我叫住她,把信用卡拿出来递了过去,小丽居然有些不好意思扭捏起来,“弟弟妳这是干啥呀?” 

? ? “干啥?给妳生活费啊?妳们姐俩得吃饭买衣服,加加上学花费也不少……店?盈利之前就先花这个吧,等挣钱了就得妳给我钱花了,呵呵… …” 

? ?小丽红着脸还想说什么,加加却一把从我手?抢过信用卡,“姐,妳不要我可拿走啦,穷了这么长时间总算翻身了!” 

? ?小丽连忙从她那?夺下来,“死丫头……”

? ?加加笑嘻嘻的扯着小丽的衣角,“姐,给点零花钱吧,过两天同学过生日,以前总是穷嗖嗖的让人看不起,这次得震一震她们……” 

? ?小丽警惕的看着她,“妳想要多少?” 

? ? “怎么也得五千或者一万的吧?” 

? ? “不行!”小丽拉下了脸,“这么多钱可不行,给妳了肯定得乱花……妳說妳们不好好上学,成天总是想着这些,都能有什么用?妳忘了以前……” 

? ? “好啦好啦……”加加捂住耳朵喊:“又开始唠叨了,我不烦小姐夫还烦呢,不给就不给呗,我不要了还不行……”她嘟起小嘴白了小丽一眼,“真是个小气鬼……” 

? ?小丽见她顶嘴,张口又要说,我连忙把她向卧室?推,“好了好了,快去把衣服挂上然后给我做饭去,我都快饿死了……” 

? ?小丽狠狠剜了加加一眼,嘟囔着走进了卧室。

? ?加加不满的吭唧了一会儿,见我坐下正往嘴?塞烟,忙笑眯眯的凑过来给我点上烟,“小姐夫妳抽的这是什么烟啊?烟盒可真好看……” 

? ?看着她那鬼头鬼脑的样子我不由笑出了声音,“小丫头,妳可别打我的主意啊,我可不想被妳姐骂……” 

? ?小丽从卧室出来正好听到了,她边系围裙边喊:“加加妳个死丫头,别缠着妳小姐夫要钱……弟弟,别给她啊!” 

? ? “知道了,我不给,妳快去做饭吧。” 

? ?小丽进了厨房,加加长叹一口气趴到沙发上,把一对穿着牛仔裤的修长大腿摆到沙发上,“太吝啬了……简直就是周扒皮……” 

? ?我看了看厨房门,正想把信用卡偷偷给她,忽然电话响了。看看号码是大胖的手机,这家伙这么快就到了?

? ?接通电话一问,果然,大胖已叫小弟把车开到了楼下。于是我招呼加加陪我一起下楼看看,加加懒洋洋的站了起来,“小姐夫,我不下去行不行?” 

? ? “不行!”我拉住她的小手就向门口走去,边走边高声告诉厨房?的小丽:“宝贝儿,我和加加下楼溜达一会儿。” 

? ? “去吧,时间别太长了,饭一会儿就好。” 

? ?那是一辆桔红色的新型甲壳虫,给姐俩开正好。小弟把钥匙交给我之后就走了。

? ?直到我上车点火,加加才出现在楼洞口东张西望的找我,这丫头也太慢了。

? ?我打开车窗招呼她:“加加过来。” 

? ?加加愣了一下之后一溜烟的跑了过来,上车后她满脸兴奋的左摸右看,“小姐夫,这也是妳的车啊?可真漂亮……” 

? ?我把车缓缓开了出去,边转动方向盘边告诉她:“有时间了妳们姐俩去考个车证,车证下来了这车就给妳们开。” 

? ?加加听了尖叫起来:“真的?小姐夫我可爱死妳了……”她乐得上下直串,蹦了一会儿又粘上来狠狠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搞得我差点把车开到楼?面去。

? ?把车停好之后,我从钱包?拿出那张信用卡,“加加,这是给妳的,别让妳姐知道,也不许乱花,不然下次什么也不给妳了。” 

? ?一直在手舞足蹈的加加接过信用卡之后忽然安静了下来,一张小脸也泛起了红晕,她睁着一对大眼睛看了我好久,之后她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前面车窗外的什么地方,“我姐可真幸福……” 

? ?我没听清楚加加说什么,便转过脸看她,“嗯?妳說什么?” 

? ?她忙低下头,“没……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头瞧我,见我还看着她,小脸又红润起来,她轻声问:“小姐夫,妳那么喜欢我姐啊?”

? ? “是啊……”我点点头,把目光转向前方:“妳姐是个好女孩儿……”我想起小丽柔顺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

? ?加加在一边嘟囔:“我也是个好女孩儿……”我又没听清楚,于是再度把脸扭向加加,却忽然发现加加的小脸近在咫尺,没有防范之下,我的嘴唇正好贴在她的唇角。

? ?加加的身子震了一下,却没有动,老实说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所以也没动,两人保持着这暧昧的姿势坐了好一会儿,加加才把脸缩了回去,伸手在我胳膊上软绵绵的打了一下,娇羞的说:“坏姐夫,占我便宜……” 

? ?这个也许是偶然的小事情对我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我的心情和平时也没有不同,但见加加那可爱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伸手过去捏了捏她的小脸蛋,“怎么,不想让姐夫占便宜啊?” 

? ?加加斜眼妩媚的看我,接着一抹微笑出现在她脸上,此刻的加加竟是如此的风情万种。

? ?酒吧和花店已经开业了,小丽一直在那边忙着照顾生意,经常很晚才回家,我为了让她专心打理生意也没怎么去她那?,省得她总是惦记着回家陪我。

? ?加加倒是个机灵鬼,很快就学会了开车,又央求我找杨局座给她办了个驾照,我观察了一下她的驾驶技术,觉得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所以也就放心的把车交给她,于是那辆车就成了加加的了,每天送小丽到店?然后开到学校去上课,放学后又赶到店?给小丽帮忙。

? ?也许是怕我不高兴,一天小丽曾吞吞吐吐拐弯抹角的问我可不可以带朋友回家?玩,我随口问了一句是什么朋友,小丽的脸色却大变,慌忙改口说别的,这倒是让我有了刨根问底的兴趣,追问之下小丽才低着头告诉我说,是以前在百花居?几个要好的姐妹。这丫头,就这点事情还吞吞吐吐的,我再次告诉她说,这?妳是主人,妳想请谁就请谁,只要不找个野男人回来我这?什么问题都没有。

干雨柔

我把车停在光复高中门口,等我的小情人路飞飞出来共进晚餐。这段时间我的美女们一直在忙着装修别墅和学车,我也没怎么去打扰她们,而经常在小丽那?住,连白芳的奶都很少回去喝了,害得白芳经常打电话向我抱怨。

? ?我来得晚了一点,找的车位比较靠后,不过这样兰博基尼还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指点,我引擎熄火之后,我就盯着校门口。

? ?学校大门打开,陆续走出放学的学生,终于走出来两位高矮差不多的窈窕身影。

? ?啊!是路飞飞在一起的是位冷着脸孔的鹅蛋脸漂亮女生,双眼角微向上挑,冷艳而明媚的大眼,微厚而诱人的丰润朱唇,看上去清纯又妩媚,奇怪,我怎么觉得这个女生有些面熟?

? ?不过没想到路飞飞会找同学相陪,我都以为今天没搞头了。

? ?看到路飞飞与那位漂亮女生站在校门外四处张望,我忙动了引擎,将车子滑到两人面前,看到两人校裙下浑圆修长的美腿,我裤?的大**又不老实了。

? ?在我摆出最帅的笑容,将车窗往下降的时候,那位鹅蛋脸美女似乎多看了我一眼,突然她脸色一变,就向后缩了缩身体!

? ?路飞飞开了前车门,当我看到她雪白匀称而修长的美腿跨入车门时:MYGOD!

? ?如果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恐怕我的手会忍不住伸入那双未穿丝袜的美腿中间,去探她胯间幽谷的迷人方寸之地。

? ? 「飘飘哥!这是我同学师雨柔!我临时约她一块儿来,妳不会介意吧?」

? ?我听到这个名字吓得浑身一个哆嗦,终于想起来了这个面熟的小女生,不就是我接车时在长途大巴上强奸的那个女生吗?她居然是飞飞的同学,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我已经晕了。

? ?不知道师雨柔认出我来没有,我只得嘴?说:「不介意!不介意!妳带多少朋友我都不介意……」一边悄悄地流汗。

? ?师雨柔面无表情地坐进了后面的座椅,我回头摆出一脸正经的表情,对师雨柔温文的一笑:「妳好!雨柔!」

? ? 「妳好! 」师雨柔好像不爱说话,在我开车离开学校之后,我由后视镜发现她一直用那双冷艳明媚的眼睛仔细的打量我,我发现师雨柔的眼神透出阵阵杀气,眼睛?像燃烧了两团火,我知道完了,这丫头早就认出我来了。

? ?我的冷汗一阵一阵的流,不过也没想到新招,我还是按照原先想好的程序,将两位女生带到五星级宾馆的一家有名的牛排馆。一路上两位女生倒没聊些什么,似乎都在想着心事,我由后视镜又发现师雨柔不时的瞄我一眼,师雨柔不知道有没有跟路飞飞说我把她的处女给强奸了?

? ?迷人的音乐中,我与两位美女学生享用着高级的牛排,面对一位被强奸仇人,我是食不知味,无论在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 ? 「最近我姐很忙吗?」路飞飞大概也发觉了气氛有点不对,没话找话地问我。

? ? 「哦…这个……」

? ? 「妳这个男朋友怎么当的啊?连女朋友忙不忙都不知道?」路飞飞清澈的大眼盯着我,无奈的说。

? ? 「她确实有点忙,学生会所那边装修都是她在负责。」我装傻到底。

? ? 「那妳跟我姐…就是妳跟她之间…那个没有?」路飞飞说着,白嫩的脸孔上抹上了一道红霞,显得更加动人。而这时师雨柔冷艳的眼神中反而透着似笑非笑的嘲讽,好像我是一头被剥光的白猪。

? ?我有点恼羞成怒,这个女人,以为自己是谁?

? ? 「哦,既然妳这么关心我和路静的事情,那今天晚上我就去她公寓,直接给她破处好了!」

? ?没想到我这么干脆,路飞飞与师雨柔一呆。

? ? 「哦…妳…妳真的要……?」路飞飞脸都红了。

? ? 「妳不是很关心我和她做没做吗?」我摆出一付无所谓,吊儿郎当的模样。这两位女生看了一定很生气。

? ? 「可是妳…妳不是跟……已经…妳们不是已经……」路飞飞说得自己满脸通红,就是说不出「妳跟我姐已经**过了!」这几个字。

? ? 「妳是不是想说…我这么直接去上妳姐?是不是太不浪漫了?」我一句话逼得路飞飞满面红霞,说不出话来。

? ?旁边一直不开口的师雨柔明媚的眼中透出刺骨的冰冷说:「妳說的好难听喔…什么上不上的……」

? ? 「要不然该怎么说?我跟飞飞已经那个了,还没有上到她姐?…反正就是那回事儿,女孩子都要过这一关的,而且,妳们是不是认为做这种事,吃亏的一定是女孩子?」我越说火越往上冒。

? ? 「难道吃亏的不是女孩子?」师雨柔瞪着我怒道。

? ?这时可能路飞飞在桌下打了什么暗号给她,师雨柔马上又说。

? ? 「哦!我去洗手间一下!」师雨柔说完起身,路飞飞也连忙起身说:「对不起!妳先坐一下,我也去一下洗手间!」

? ?看着两个美少女中学生风姿绰约的走向洗手间,同样短的校裙,同样迷人的身材。

? ?动人的背影更称出两人雪白匀称的美腿。她们走过处,别桌的男人目光全被她们吸了过去,我不禁自责,我是怎么了?对着一个强奸过的女孩还如此失态。

? ?这时服务生端上了她们餐后的饮品,咖啡和橙汁,我有点生气,就叫服务员全部换成红酒,今天我是被气到了。

? ?换完了酒,我立即起身到洗手间去。站在洗手间尿缸前,我看着喷出尿水的**,心?转着龌龊的念头,对**默念咒似的说着:「大**啊大**!今天妳一定要争气,干到这两个美少女!」

? ?当我由洗手间回到餐桌时,路飞飞与师雨柔已经坐在那儿了,正在谈笑风声,看到我也亲切的笑着,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不知道她们刚才在厕所开会的结论是什么?

? ?我也装模作样的与她们瞎扯,她们也没有注意到杯子?是红酒,我胡吹海侃,吹得两个美少女头晕脑涨,眼角瞥见她们将那瓶酒都喝了超过一半。

? ?奇怪!这两个女生酒量这么好?

? ?我才胡思乱想间,就看到路飞飞的头晃了一下,脸孔有点红。

? ? 「奇怪!我…我怎么好晕?」路飞飞又晃了一下头。

? ?来了!来了!发作了!八二年红酒果然是名不虚传!

? ? 「妳大概白天上课太累了,楼上就是宾馆,要不要去休息一下?」我好心的说。

? ? 「不用了!雨柔会送我回去…」路飞飞那双清澈的大眼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说着。

? ? 「哦…我也好疲倦…今天是怎么回事?」师雨柔这时也放下杯子说着。

? ? 「那上去坐一下,我弄点酸柠檬汁给妳们吃,保证妳们立刻精神百倍…」

? ?她们两人互看了一眼,似乎在询问对方的意思。

? ? 「妳们怕什么?妳们两个人,我能把妳们怎么样?何况我也不敢怎么样……」我故作生气地说。路飞飞可能觉得对我有些歉疚,就点头同意了。

? ?我招来服务生订了个房间,两位美少女起身随我出了餐厅,上了电梯,一路直达我订的顶楼。

? ?顶楼的落地大玻璃可以看到城市万家灯火,路飞习与师雨柔两位头晕脑胀的美女一入客厅,就被眼前落地大玻璃外的美景迷住了,两人牵着手站在大玻璃前如痴如醉,间或低语着,不知两人在说着什么。

? ?我装模作样的到吧台后去调柠檬汁,不时偷眼瞧着两人。

? ?等我端了两杯柠檬汁过去的时候,两位美少女已经东倒西歪斜坐在地上,醉人的两眼透着异样的光采。

? ?看着她们因坐下而掀起了一截的校裙,露出雪白的大腿,匀称的小腿称著脚上的高跟鞋显得更加修长而迷人。

? ?尤其是路飞飞,她的校裙完全撩了起来,隐约看到她圆臀侧边像绳般粗细的三角裤边,是白色透明的。

? ?师雨柔可能比路飞飞的自制力强些,看到我过来,她硬撑着坐在落地大玻璃前的沙发上,强睁着两眼看着我。

? ? 「妳…我头好晕,是怎么回事?」她满脸通红喘着气说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事,但又说不上来。

? ?我放下手中的柠檬汁,看师雨柔一眼,坐到了斜躺在地的路飞飞身边。

? ?路飞飞睁着眼看着我,冷艳媚人的眼神已经变得迷蒙。诱人犯罪的柔唇微轻喘。

? ?我再也忍不住,低头将我的唇贴上了路飞飞的柔唇,她唔了一声,并没有反抗。

? ?我抱紧了路飞飞的上半身,让四片嘴唇紧贴,舌尖探入了路飞飞那热呼呼的口中,触到她柔软的舌尖,她口中充满了醉人的香津,我大口大口的啜饮着她口内的玉液琼浆。小腹下经过热流的激汤,我那根粗壮的,身经百战的大**这时已经一柱擎天了。

? ? 「妳们…不可以……」师雨柔睁大了眼,看着我与路飞飞在地毯上滚动,四腿交缠激情的热吻,用一丝残存的理智抗议着。

? ?路飞飞柔嫩的舌尖伸入我口中与我的舌头纠缠不清,我将她压在地毯上,胸前紧贴着她高耸的柔嫩**。

? ?我的手抚着路飞飞柔滑的大腿,探入她胯间的幽谷,隔着透明的薄纱三角裤,淫液已经渗透了出来,触手一片湿润,我的中指由裤缝间刺入她柔软湿滑的花瓣,她的花瓣已经张了开来。

? ?路飞飞这时已经意乱情迷,挺动着下体迎合着我中指在她阴核肉芽上的斯磨,**内流一股一股温热的淫液,将我的手沾得水淋淋的。

? ?路飞飞的校裙已经在与我激情滚动时掀到腰上,露出曲线玲珑的纤细腰身及丰美的臀部。我趁机脱下了路飞飞的透明丝袜,连带着扯下了她的薄纱透明三角裤,她浅浅的阴毛已经被**内渗出的**弄得**的纠结成一团浆糊般。

? ?我将长裤褪到小腿以下,强忍了一晚上的大**这时由内裤中弹跳出来。

? ?我翻身将赤条条粗壮坚挺的大**压在路飞飞完全**,粉嫩雪白的小腹下贲起的黑漆漆的**上,大腿贴上她柔滑细腻的大腿。可能肉与肉慰贴的快感,使得路飞飞呻吟出声,两手大力的抱紧了我的腰部,将我们**的下体紧贴,挺动着**与我硬挺的大**用力的磨擦着,我俩的阴毛在斯磨中发出沙沙的声音。

? ?我的**及**被路飞飞柔滑的湿腻的**磨动亲吻,刺激得再也忍不住,于是将她的粉嫩的大腿分开,用手扶着沾满了路飞飞湿滑淫液的大**,顶开她**柔软的花瓣,下身用力一挺,只听到「滋!」的一声,我整根粗壮的**已经没有任何阻碍的插入路飞飞湿滑的**中,她不是处女,可是她这时却大叫一声。

? ? 「啊喔~痛!」她的指甲因痛苦而掏入了我的腰背肌肉,丝丝的刺痛,使得我生理更加的亢奋。湿润的**壁像蠕动的小嘴,不停的吸吮着我的**,子宫腔像有道肉箍,将我已深入她子宫内,马眼已亲吻到她花心的大**肉冠紧紧的箍住,舒服得我全身毛细孔都张开了。

? ?看着路飞飞迷人的脸,清纯的眼神透着**的魔光,嫩红的脸颊,呻吟微开的诱人柔唇。吐气如兰,丝丝口香喷口中。

? ?有如做梦般的清纯小美女,现在却被我压在身下,我的大**已经插入了她的**,**紧蜜相连的交合,生理上的快感与心理上的畅美,使我浸泡在她**淫液中的大**更加的壮大坚挺,我开始挺动**,借性器官的斯磨,使**的结合更加的真切。

? ?路飞飞在我身下被我**得摇着头呻吟,一头秀发四处披散,可能这时**的刺激产生了效力,只见她燥热的扯开了上衣,两团雪白柔嫩的* *弹了出来,我立即张口含住了她粉红色的乳珠,舌尖舔绕着她已经硬如樱桃的乳珠打转。刺激得路飞飞?起两条雪白柔滑的美腿紧缠住我结实的腰身,匀称的小腿搭住我的小腿,死命的挺动着**用力的迎合着我粗壮的**凶猛的** ,刚才的叫痛声再不复闻,只听到她粗重的喘气呻吟。

? ? 「哦~好舒服…用力…用力干我…哦…啊喔~舒服!」路飞飞眼中透着迷惘的泪光叫着。

? ?路飞飞的美穴贪婪的吞噬着我的**,我挺动下体将猛烈的将坚挺的**像活塞一样在她柔滑湿润的**中快速的进出。抽动的**像唧筒般将她狂流不止的淫液在「噗滋!」「噗滋!」声中一波一波的带出穴口,亮晶晶的淫液流入她迷人的股沟间。

? ? 「啊哦~好美…我要飞起来了,我受不了了…我要来了…要抽筋了…要抽筋了…快!快!不要停…用力干我……啊~啊啊~」路飞飞甩动着长发,狂叫声中,她动人的柔唇用力的吸住了我的嘴,舌尖像灵蛇般在我口中钻动翻腾。

? ?雪白的玉臂及浑圆柔美的大腿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纠缠着我的身体,使我们的**结合得一点缝隙都没有。

? ?激情中的我不经意?眼看到沙发上清丽如仙的师雨柔,张大了清澈迷人的大眼,柔嫩的檀口微,看着我与路飞飞像两只野兽般在地毯上嘶咬翻滚。

? ?这时路飞飞全身又是一震,我感受到她紧贴着我的大腿肌在颤动抽搐,冷艳明媚的大眼翻白,身子强烈的抖动着。她紧箍着我大**的**肉壁开始强烈的收缩痉挛,子宫腔像婴儿小嘴般紧咬着我已深入她花心的大**肉冠,一股热流由她花心喷出,浇在我**的马眼上,路飞飞的**一波又一波的出现了。

? ? 「啊~哥~我好酸,受不了了,我出来了…出来了…用力到底,不要停…啊哦……」

? ?看到路飞飞近乎全裸的与我在地毯上纠缠,四肢像铁箍似的圈着我,师雨柔清澈的大眼睁得好大,眼中**隐现,身子歪斜在沙发上,迷人的美腿软棉棉的垂下沙发,光润修长的小腿就在我眼前。

? ?我底下干着骚媚入骨**不断的路飞飞,嘴忍不住吻上了师雨柔垂下沙发未着丝袜的小腿,我伸舌舔着她雪白柔嫩肌肤。

? ? 「妳…妳别这样…不要这样…走开~哦…好痒…不要……」师雨柔的酒意已经发作,口中抗议,美腿却无力闪躲我的亲吻。

? ?路飞飞在连续**后全身瘫软,昏昏欲睡,只是两条美腿还纠缠着我的下身,我强忍精关不肯射出的坚硬大**还与她的**紧蜜的交合在一起,一时松不开来。

? ?我用两手撑着身子移向软在沙发上的师雨柔,将昏沉的路飞飞与我纠缠在一起的下体也拖到了沙发边。

? ?师雨柔知道了我的企图,可是却无力阻止,只能强睁着清澈如水的大眼,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

? ? 「不要…求求妳不要…求求妳…哦哎……」师雨柔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我拖下了沙发,正要惊叫,张开的檀口已经被我的嘴堵住了,一时她惊楞住,两眼大睁,眼神透着慌乱,不知所措。

? ?可能她的大腿肌肤特别柔滑,所以师雨柔没有穿丝袜的习惯,这正方便了我的行事。